孤絕顛峰之路

出版時間:2016/02/16

新年我特別愛走訪寺院,對歲月也易感無常。或許該學學弘一大師的斷捨離,清淨生命的容器,丟掉多餘的包袱。
下著冷雨的虎跑寺,人潮稀少,山林清幽。我彷彿覺得這場大雨是為我下的。雖然我沒帶傘,淋得一身濕也快活。
一名男子打我身邊經過時,關心地說:「小姐,妳不打傘會感冒的。」我笑笑說沒關係。他卻硬是把傘遞給我,要我撐著。「那你怎麼辦?」我說,「沒關係,我還有外套可以蓋住頭。」說著就拿起外套蒙在頭上,往下山的方向走去。拿著傘,突然有一種在杭州遇到許仙之感,可惜我不是白蛇素真。
弘一寫道:萬古是非渾短夢,一切孤絕作大舟。
孤絕,弘一是真正做到了此境界,而這看似的孤絕中,其實又深埋著度眾生的大愛,捨自己的小愛。

年輕時耽於逸樂

他走的路都是顛峰之難。在人間要徹底,在修行更要徹底。難就難在「徹底」,紈褲子弟在藝界人生上嘗盡繁花勝景,一旦剃度也要在修行路上攀爬那個絕境高峰,於是他走的是苦修之最的律宗,重振律宗流派。
他就像西方的聖方濟,年輕時也是耽於逸樂,中年之後卻是大徹大悟,走苦修之路。不因眾生得安樂,是但願眾生得離苦。弘一最後刺血寫經,展現了身體最極致的獻祭,最強韌的佈施力道。他的陋室僅僅只有一件補了又補的袈裟,一張竹床、一雙草履,竟就這樣了。
雨中弘一精舍空蕩無人,寺旁兩側刻著「心在萬物上 身在萬物中」。
弘一那了無煙火氣的書法拓本掛在牆上,我一一覽閱後,轉入山林處歇憩。茶店旁賣著紀念品,不外是杭州三寶絲綢、龍井、珍珠的延伸物。我拐入茶室,見冷雨之日生意清冷,肚子正餓,點了盅名叫「弘一小炒」的素菜和一碗白飯,一壺龍井、一盤茶糕。
這時茶室傳來古箏古曲,廊外雨水落在地上,桂花隴雨,在此飲茶頗有意境,仙氣飄飄。弘一小炒送來,嘗了一口,味道清淡有味。有蓮藕片、木耳、豆子、金針、紅椒,啖一口、呷口茶,古箏配著雨聲,這一切的風光贈予真美。
只是弘一法師這麼清幽的人,忽然變成一道菜名,感覺是有點奇特啊。

《風月小報 鍾文音》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