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動肝火的 團圓飯

出版時間:2016/02/17

家裡的習慣很傳統,春節過年都要準備大魚大肉,親自烹調豐盛菜餚,以便圍爐團圓;兩個姊姊出嫁後,大年初二依照習俗回娘家,更是要準備媲美山珍海味級數的滿漢大餐,以迎接她們和姊夫、孩子們回來。這個習慣,直到母親生病後才改變。
那年母親在端午節前突然中風,到下一個春節前的半年多,我們正逐步踏上遙遠的復健之路。為了配合她剛從臥床進展到可以學步,一家三口每天的生活都在西醫的門診、復健室與中醫的針灸、湯藥之間奔波。那個農曆年,菜餚勉強如常準備,但其實心裡過得狼狽。
為了省事、也求個氣氛,幾個星期之前我就和兩位姊姊商量,初二回娘家,中午不在家裡吃,而是預訂當時方興未艾的帶骨牛排餐廳,熱情款待。位置很難訂,必須提前預約,好不容易排上,皆大歡喜。
當天全家開心赴宴,沒想到向來脾氣很好的父親,在抵達餐廳片刻後,對服務生勃然大怒地發了脾氣。我仔細一看,才知道這家標榜服務很好的餐廳,竟為了容納更多顧客,事先未經商量,就把原本只能坐下8人的4張小桌並排,硬要我們家族10個人擠在一起。

昂貴牛排沒吃幾口

眼看父親跟服務生爭辯到面紅耳赤,幾乎不想吃這頓飯就要拂袖而去,在姊夫相勸下才勉強入座,昂貴的牛排沒吃幾口,賭氣讓服務生收走,我感到尷尬也很心疼,當然還有很深的愧疚。而母親更是非常自責,含著眼淚幽幽地嘆氣說:「若不是因為我中風不能下廚,你們也不會這麼為難,出來花錢還受氣。」
從此,我們全家都沒有再踏進去過,那家形象良好卻讓我們失望的牛排餐廳。並非純粹意氣用事,對餐廳不滿而有所抗議;而是因為在那裡,會提醒我自己,曾讓我父親感到不被尊重、很丟臉。
我心底很清楚,會讓父親如此覺得顏面盡失,並不是牛排餐廳。店家對桌椅的安排,只是導火線,父親真正介意的,其實是我從頭到尾,沒有跟他商量要去哪裡訂席,款待姊姊與姊夫、以及孩子們。
那個大年初二,在牛排餐廳用信用卡簽帳,看著一萬多元帳單,令我心淌血的,並不是花費金錢,而是千金難買早知道的深刻教訓。
無論誰出錢請客、或有能力及資訊選擇餐廳,父親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而我們卻好像只把他當作是媽媽的看護。更何況,那段期間,我們全家才剛開始手忙腳亂地學習應付,因為母親腦幹出血中風後,隨之而來的家庭變故,各自都有各自的辛苦和委屈,只是我沒有用心去體會,父親已經年近80,他的體力和情緒,已經不勝負荷。累積在他胸臆的壓力,終於一觸即發。
而今父親已經離世多年,大年初二的家庭聚餐少了他,感傷之餘唯有告慰自己,年歲增長,多點與長輩相處的智慧。

吳若權《幸福人哈啦》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