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後遺孤 慰問金風波

出版時間:2016/02/19

放假休診一星期,年後首次門診差點兒擠爆。送走最後一位病人,關機前又檢視一次掛號名單,預約病人獨獨曉玫缺席。
「怕是台南地震災情慘重,PTSD(創傷後心理症候群)又發作了……」聽我碎碎念,忙著準備下一節門診的護士忍不住關切。
「喔喔,就是那位姊姊和姊夫被火燒死,小孩逃過一劫,從此一直噩夢、睡不著的妹妹病人。」跟診護士還記得,初診時,她替淚已流乾的曉玫義憤填膺。
「近親慘死的哀傷原本就難化解,但我覺得病人更心寒的是醜惡人性。失去親人的雙方搞到對簿公堂,PTSD要好也難。」
「沒錯!我記得姊夫家的人怪病人自己做保險,理賠拖拖拉拉是不是在搞鬼,還有政府慰問金下來該怎麼處理,雙方各執己見……」

假意撫養靠不住

「嘿,你太強了,聽過就記得,我還得靠自己寫的記錄提醒。」我偷偷瞄了病歷一眼,「病人覺得姊姊的小叔是個無賴,為了錢,假意要撫養自己姪女。病人全家一致認為,他連自己的親生小孩都丟給前妻養,工作有一搭沒一搭,靠不住。」
「這我有跟到,後來咧?」跟診護士才請過一年育嬰假,沒跟上後續發展。
「幸好這個妹妹夠硬,堅持所有賠償金必須信託在外甥女名下。不過,姊夫的保險理賠,親家堅持拿走他們那部分。令人感嘆的是,信託完成後,對方放棄監護權官司,小孩判給外公外婆帶回鄉下撫養。」
「真是好加在,外公外婆一定要長壽呷百二。」母愛滿溢的護士話鋒一轉,「醫生,你為什麼懷疑病人被台南地震刺激,PTSD又發作了?」
「你一定聽過觸景傷情,這回地震維冠大樓倒了,製造出那麼多失去父親或母親,甚至雙親的孤兒,我們的病人一定會受刺激,說不定今天就是跑回老家,陪伴父母和姊姊小孩才沒回診。」我闔上病歷,心想倒塌的大樓能迅速清空,撫平受傷的心靈,卻是漫漫長路。除了社工、心理衛生等專業人員長期陪伴,針對地震孤兒等特殊個案,可能還需要法律扶助,確保政府補償及社會大眾愛心匯集的善款,完全用來支持可憐的孩子平安長大。

吳佳璇《人情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