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乳癌後 她看清婚姻

出版時間:2016/02/26

素芊是台南媳婦,結婚12年,始終乖順地隨丈夫回婆家過年。然而,年前才完成乳癌療程的她告訴我,這回過年那兒都不去,打算和姊姊一起去日本住溫泉旅館,好好慰勞自己。
「很大的轉變喔!」為維持專業形象,我以平淡的語氣,掩飾胸中欣羨之情。
「夠了。雖然還在同一個屋簷下,早就各過各的,幹嘛為了男人的面子,每回過年還陪他上演倫理親情噁爛戲。」
我不禁回想,過去半年,真沒見過和素芊演對手戲的男主角,「初診時,妳不是說先生派駐國外……」
「呵呵,醫生,你太認真了。他確實常常出差,很少回家……精確地說,就算人在台灣,也不常回家。」
「你的意思是,他外頭還有個家?」又是「剝洋蔥式」病情告知,我暗暗告訴自己,習慣就好。

一直生不出男孩

「如果對方肚皮爭氣,替他家添男丁,搞不好是我這邊要『謝謝收看』!」甩甩幾可亂真的假髮,素芊繼續說道:「生病前想不透,總覺得不甘心,生不出男孩又不是我的問題。這下可好,服滿5年抗荷爾蒙藥,我已經47歲,想生也生不出來,還不早早斷念!」
「看來這場病帶給妳的並不全是負面衝擊。」
「其實,我已經做好離婚的心理準備,才敢和姊姊過年出遊。對了,我應該把姊姊從屏東叫上來,也跟妳聊聊。姊夫車禍過世後,婆家為了賠償金,早就和她撕破臉;而我媽那個老古板,竟然堅持女兒要初二才能回娘家,害她過去幾年都來我這邊『避年獸』……不過,我們姊妹倆,今後也沒娘家可回了。媽媽年初剛走,就在我發病前兩個月……」素芊故作高昂的語調,漸漸低沉下來。
「是啊,妳說過,因為媽媽是乳癌患者,妳才養成定期檢查的習慣,」我話鋒一轉:「還是叫妳姊姊定期做乳房檢查『卡』要緊。只要能走出陰霾,誰規定喪偶要看精神科?」
「說的也是,旅行不也是自我療癒?」素芊眼神又亮了起來。
我點點頭,並預祝旅途愉快。至於心中還想澄清的環節,像是如何跟女兒說明之類的,就讓素芊好好度個假再說。

吳佳璇《人情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