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與慈悲

出版時間:2016/03/01

激情與溫柔,往往是兩種極端的感受。有時我們渴望溫柔,有時卻希望激情。所以當有人問我喜歡快速還是緩慢,我說得看心情與對象。就像我靜坐時,煩躁時數入息,沉悶時數出息,呼吸出入之間,就是一種平衡。
精神心理學家榮格曾說:「生命如果沒有悲傷的平衡,那麼幸福這個詞也就失去意義。」如此也是一種平衡,在人生之中,我們時時刻刻面對最難的平衡,就像走鋼索,不慎就會走極端,墜毀或是沉淪。

人牛對決 死神注視

這也讓我想起旅行過的墨西哥,我在當地看的鬥牛賽。在當地的生活裡,鬥牛是一種激情美學。我的墨西哥朋友說,鬥牛是藝術,是一門生死學。你和他們談對待動物與人的殘忍他們可聽不下去,他們認為這是一場絕對難度的表演,死亡一觸即發,一場絕對專注的屏氣凝神。
激情的對立面其實是極其冷靜的專注,甚至是沒有一絲感情。墨西哥貧窮少年渴望成為鬥牛士,華麗的穿著與凌厲的眼神在威風裡出場,即使死亡也在所不惜。源自於西班牙殖民時期的活動,於今仍熾熱地在當代生活裡發生,墨西哥市仍擁有世界最大的鬥牛場,顯然墨西哥人熱愛此活動不因保護動物人士的遊行抗議而有所減少。
墨西哥鬥牛從11月倒翌年3月下旬的冬季是職業比賽時節,有名的鬥牛士和被養到4、600公斤不等的鬥牛一較生死高下,而這些職業比賽之外是由一些年輕的鬥牛士見習生上場,見習生對打的牛當然體型也較小。
鬥牛讓我想起最喜愛的導演之一的阿莫多瓦,尤其是他的《悄悄告訴她》,是那麼讓人動容又那麼純藝術,給予影像說故事的許多形式建立。
冬天看鬥牛時間約是午後4點,夏日約午後4點半。每次比賽共有3名鬥牛士出場,每人對付兩隻牛,也就是一場比賽,有6頭牛將面臨死亡的命運(牛死的機會當然多過於人)。
午後日光仍亮,有時坐到逆光區會有一種奇異的感受,像是置身一場非人間的超空間,激情隨時撞開,而慈悲呢?只能靜默。這種與死亡的搏鬥,看來是殘忍的,然對當地人而言卻是某種生死藝術。觀點與位置變換,才能對這個世界有所理解。

《風月小報 鍾文音》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