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上一個日本妹

出版時間:2016/03/04

「哈囉,我是蓳。最近我去了一家夜總會上班,有空的時候歡迎來找我玩。」
看似稀鬆平常的簡訊,卻因為是用日文打的而有所不同。我認識這個用LINE傳訊息給我的女孩,她是之前我去日本參加攝影會時的模特兒,不過當時她還是個大學生,現在怎麼會成了夜總會的酒店妹?
這不禁讓我回想起當初和這個女孩從相識到熟識的經過:首先和大家解釋一下日本的攝影會,我會去的攝影會分成兩種,一種是直接和AV女優一對一的拍攝,我大多會藉此和她們聊聊出道的過程以及對未來的規劃;另一種則是「素人攝影會」,這類攝影會收費比較低廉、但地雷也多,很有可能走進攝影棚的同時就會產生離開的衝動……

當然,兩種攝影會都是要表演者一絲不掛的,這也是對身兼色狼和攝郎兩種身分的我最大的誘惑。而「蓳」就是我在攝影會上認識的素人模特兒,當時她自稱是個在學的大學生,因為學費的負擔很重,所以她選擇用這種在攝影會全裸演出的方式打工,反正日本的攝影會都簽有保密條款、她也不怕照片流出去。
通常我就是照片拍一拍就收工走人,但那天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和她聊天的時間比起按快門還多得多:她和我說自己是坐了兩個小時的車來到東京的,在參加攝影會後就一直有AV片商遊說她出道、保證和男優在淫光幕前做愛可以讓她比現在賺更多,不過她很害怕拍片後身分敗露,被父母知道就完蛋了……

突然出現「一支為限」

40歲了,到了這個不惑之年,如果說我有什麼改變就是防衛心變重了,不過眼前的蓳毫無防備地掏心,讓我覺得自己如果再拒人於千里之外,倒像個冷血動物了。所以那天我不只整個攝影會都在和她閒聊,甚至還等她工作結束後一塊兒去喝了杯咖啡,在離開日本後也一直用LINE保持聯絡。
但事情很快有了變化,沒多久我就看到了她以「一支為限」為前提拍攝的AV作品,看著片中的她就和攝影會時說著相同的話讓我不禁想起她曾誓言「絕對不拍AV」,為什麼現在她甘願解除封印投入這個人肉市場?而看著她在片中一臉不情願、甚至被男優進入身體時還叫痛的演出我是既心痛又迷惘,難不成她出了什麼意外?必須要拍AV才能賺到夠用的錢?
在同一時間她的聯絡也斷了,好不容易再得到她的訊息竟然就是來Call客;已經為人夫的我不知道為什麼鬼迷心竅,就是想知道一個答案,在約好了時間後我就以出差的名義暪著老婆去了日本,準時到了夜總會。
等了超過半小時,蓳才姍姍來遲地來打招呼,雖然帶著笑意不過蓳臉上的濃妝豔抹,讓她看起來像戴了面具似的冰冷不可親近;這時店裡的少爺送上水果,蓳拿了一片西瓜和我說:「好久不見!最近好嗎?」
我忍不住回她:「妳才是呢!妳還好嗎?看到妳突然拍了AV我很擔心,家裡出了什麼事嗎?還是妳有什麼困難?怎麼沒和我說?」這時只見她笑得很尷尬地說「還是要用錢」,然後就不著邊際地和我天南地北亂聊。
蓳愈是這樣我愈擔心,不過她的心情倒是和胃口一樣好,在酒店裡叫了兩盤水果和兩瓶可樂還順便問我要不要啤酒;只是我實在沒什麼心情和她飲酒作樂,後來她大概被我問得煩了,於是就假託其他桌客人指名開始四處遊走,我也不想自討沒趣,於是就買單走人了……
我的媽呀!才待一個半小時不到,竟然要收我30萬日幣!
真的是防人之心不可無,我以為蓳是我在另一個國度的紅粉知己,但看來我也不過是她在最近500個賭局中設定好的剝皮對象。在池袋的街頭我感覺自己無比淒涼,倒不是懊惱自己被剝了皮,而是覺得自己不但送上門被宰而且還是專程跑到日本被乾洗實在太可笑,什麼四十而不惑?一被小頭牽著走,腦容量都瞬間歸零了啦!

一劍浣春秋《慾海「劍」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