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母親 自身難保

出版時間:2016/03/18

大腸癌醫療團隊好說歹說,終於將曼珍勸進精神科診間。個案管理師預先告知,單親的病人總是自相矛盾,一會兒擔心自己死了,獨子無法獨活,一會兒又罵他自私不懂事,眼不見為淨最好,真叫人不知如何回應。
果然,初診時,曼珍談論孩子的時間,遠遠多過自己的病情。逼得我拋出,「既然兒子的憂鬱症已經穩定下來,能不能多談談自己?」
陪在一旁的個管師順勢補充,曼珍身心狀況不穩,化療打打停停,療程嚴重落後,怕效果打折扣。所以,「想請醫師幫助妳改善情緒,能吃能睡,才有足夠的體力面對治療。」
「對不起,讓大家擔心了……可是,我不敢吃精神科的藥,怕以後戒不掉。」曼珍轉頭回應個管師。
我有點兒傻眼。前一刻還埋怨兒子不懂事,抗憂鬱藥明明有效,卻不好好服用,下一秒又說藥不能吃……令人不禁懷疑,兒子的治療反覆,和母親脫不了干係。
不好當面打臉,除了強調藥該吃就吃,我也提醒曼珍,「別忘了自己是泥菩薩過江!既然孩子已經接受生病的事實,也願意配合治療,該試著放手……」
「話是沒錯。」曼珍連忙接腔,「可是我一直認為,是自己沒教好,還有他爸爸走太早,孩子才會既沒安全感、又沒抗壓性,因此得到憂鬱症。」

自虐特質習慣受苦

我突然明白,曼珍的性格裡有自虐特質,讓她必須長期受苦、自我犧牲,以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要她放手,還不如勸她為了兒子,務必忍受治療的痛苦,戰勝大腸癌。
抓穩方向,治療漸入佳境。直到最後一次化療前夕,曼珍突然問起,兒子能不能轉來我的門診。
「怎麼了?」我一臉慎重。
「孩子沒事,是他的主治醫師奉派出國兩年。」曼珍母子商量,既然要換手,與其和素昧平生的醫師重新來過,何不拜託我兩人一起收留?
曼珍強調,休學陪她抗癌的兒子真的已經脫胎換骨,是自己無法停止擔心,怕他復學後不能適應研究室生活,也怕他趕不及在修業年限提交碩士論文……
「恭敬不如從命。」我點點頭,並要曼珍告訴兒子,轉診前,記得申請病歷影本。

《人情絆 吳佳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