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講好 純約炮嗎

出版時間:2016/03/23

以前放煙火,就那幾些花樣。現在放煙火,燦爛多彩。如同以前約炮,可能只有一定量的少數。現在約炮,大概相對地,有不可查的若干多數。
所謂約炮,而不叫幽會,就是不想談感情,純生理發洩,你情我願互不吃虧。事成後,好聚好散,合作一支協奏曲,鞠躬謝幕。但難免也會跳針,成了變奏曲。

沾一個以為愛一個

有些人約炮前大方隨意,什麼都「OK啊,可以啊」;上了床,也一副樂在當下。但下了床,態度開始轉變,「我們真的只能當炮友嗎?隨時可以約出來喝咖啡啊!」言談中,企圖索取你所有聯絡方式。糟糕,要演宮廷戲,抬出什麼妃跟朕的關係了!
咦,上床前不是有講清楚:「我只是在找……純發洩的喔。」然而,不管事前自認多麼跟對方有默契,也實在管不到對方抱持的期待值!
不諱言,現代炮聲隆隆,「只性不愛」已不是禁忌。感情需要歸感情,身體需要歸身體,井水不犯河水;不要混做一堆,已是共識的遊戲規則。純粹為慾望上床大有人在,爽完後,回歸基本面,脫手獲利,皆大歡喜。但依舊有人獲利後不肯脫手,變成膏膏纏。約炮之後,有了繼續約吃飯、約看電影……的拖泥帶水幻想。
炮聲時代,熱鬧尋歡,狀似個個拿得起放得下;但實情,不少男女在感情、慾望上是「浮萍」,漂來盪去。私下常自我催眠:一個人多自在!其實,骨子裡怨透了「為什麼人家都有伴」?平日浮萍無奈隨波逐也就罷了,一沾上石頭,忍不住快黏上去!
這些人不太分得清「是怕寂寞」或是「喜歡對方了」的區別,沾到一個就以為愛上一個。這樣心態的約炮,只是想以身體去交換一次次認識「有可能是情人」的機會。先決條件就放得這麼重,往往患得患失,到頭來弄得身體落空、心理落寞。
純打炮的遊戲,有人玩得起,有人卻玩不起,需有自知之明。終究,沙灘的沙就算堆得出美麗的沙雕,也勿期待剷去蓋房子。

《性鬆一下 許佑生》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