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克拉鑽石的誘惑

出版時間:2016/03/29

所有的發生都源於個人的「選擇」,沒有人不想擇愛而居,沒有人會拒絕幸福。那為何有人要受苦?我常想也許當事人不引以為苦,別人眼中的苦在選擇者身上卻甘之如飴。因為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
聽太多女人為了麵包鈔票鑽石,選擇和不愛的人在一起。但也常聽聞別人眼中的傻女人,只為愛情拋棄財富。有人守著愛情,有人守著保險櫃。
我以為愛情與麵包這個名稱並不對等,因為愛情其實非常難,麵包相對容易多了(當然「麵包」只是一個物質的象徵,並不真的只是麵包。然還是太輕盈了)。除非將愛情比擬成幾克拉鑽石,那就確實具有挑戰的難度了。麵包自己都可賺到,其抉擇並不難。我看見沒有選擇愛情的女人,都是因為那個財富大到她可能窮極一生都不會擁有,故誘惑很大。比如有個女性朋友寧可選擇和富商在一起,因為富商給她的財富讓人稱羨,手上的幾克拉鑽石閃爍著光芒,她說逃難時,擁有可以變現的鑽石與黃金感到很安心。
真是很有未來性的選擇。她其實心中也有愛人,但那個愛情僅能提供麵包,而非鑽石。

最後留下的是故事

每個人對幸福的定義不同,這個女人的幸福是必須克服對未來的恐懼,她認為愛情會變質,鑽石恆久。因此有人的幸福是要有錢,但也有人的幸福則是要忠於內在的聲音,希望伴侶是可以促膝長談的人,是有靈性的。所以有人寧願在寶馬車裡哭泣也不願在自行車上微笑,而有人寧願騎著自行車微笑也不願在寶馬車裡哭泣。有人寧願看著鑽石微笑,也不願啃麵包掉淚。
有人以為愛情與包容的力量,足以使憂傷退卻,足以使天地褪色。但往往太重視愛情的,最終都會對愛情幻滅,或者該說對人性幻滅。人性往往透露了無常的真相,無常才是正常,是生命必經的歷程。
即使鑽石恆久,但生命卻還是無常啊!
帶著鑽石的女性友人問我的選擇,我笑說,沒有人來考驗我這個問題耶,因為我的愛情客體往往都沒有鑽石可以送我,而我也不需要鑽石,我的心眼很小,麵包我自己可以賺,至於愛情客體卻可遇而不可求,一旦遇上了,愛情的過程與故事還是值得體驗的,畢竟鑽石雖美,卻毫無故事可言。
而我認為人生最後留下來的是故事,故事流傳才能亙古而動人。人若沒有故事流傳給後代,人生蒼白如斯,一切空過。

《風月小報 鍾文音》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