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面孔的AV女優

出版時間:2016/04/14

國際人權組織(Human Rights Now,簡稱HRN)3月初發表了「AV被害報告書」,朝日新聞等也都大加報導,實際進行過調查類此問題的日本的「思考色情被害與性暴力之會」也指出從2014年到現在有138件的求救諮詢案,比HRN多一倍,也都是20歲左右的年輕女孩受害而拍A片;但也有些人氣AV女優認為這些組織多管閒事,表示許多女孩想成名而志願當AV女優,看來同樣在AV業界,天頂跟底邊的女優遭遇、想法有很大差距,底邊的AV女優是沒有面孔的,往往也得不到像人的待遇。
不論HRN或日本國內調查都指出,許多年輕女孩是被星探以當毛髮(日文頭髮跟陰毛都稱hair)模特兒等或演員為餌,跟經紀公司簽了約,卻被迫拍A片,說:「這就是工作!」拒絕的話,得支付2400萬日圓等高額的違約金;這些女孩常遭複數男人包圍、交媾,也沒避孕而遭灌入許多汁男優精液,而且拍了很多片,甚至為了拍潮吹鏡頭而必須喝12公升的水等。
許多受害女孩還沒有性經驗,或根本沒看過A片;有的女孩雖然最後獲得解約,但無法忍受自己拍的片上架等,精神上承受不了而自殺或自殺未遂等,心靈傷害後遺症嚴重。

痛苦表情不是假的

但日本有人氣女優卻不以為然,認為這些人權團體是不懂AV業界實態,卻裝懂來說東說西,令人苦笑,或許洋人看了覺得日本A片會覺得女優都是被強迫的,像藤本梨花表示自己沒看過被強迫上陣的;也有AV業界人表示現在A片公司網站每天都有大量來應徵的女孩,許多年輕女孩從國高中就開始在手機上看A片,比許多業界人士對AV女優跟片商更熟悉,甚至留言說「想試試3P」、「想讓100人以上顏射」等。
但即使有志願的,也是有許多AV女優無法跟藤本梨花一樣獲得像樣的待遇,日本國內調查也指出在底層的AV女優境遇淒慘,像在女優性器插入大型按摩棒等,疼痛不堪,但塗點軟膏繼續搞,許多女優痛苦的表情不是假的;也有女優遭魁梧男優狠狠揍了70幾下,不成人形;甚至還有被強迫跟大型狗拍攝獸姦影片等。
許多AV女優被迫跟許多男優多次交媾,片酬1天只有3萬日圓,比賣春還廉價,經紀公司還抽一半,AV女優殘酷物語當然是存在的,而這些被歸類為企畫女優的女優,幾乎連名字都沒打出來,往往只是主題A片的出場眾多女優之一,沒打出名字,是永遠無法出頭天的沒有面孔的AV女優。
這些底邊AV女優其實許多都是老實的乖寶寶,原本像是路邊石頭般安靜地生活,被星探看上時,說:「妳有沒有想不當自己而化身為別人看看?」打動了乖女孩的心,覺得自己這樣的人能當女優,宛如做夢般,沒想到等著自己的是在性奴與自殺之間的地獄,HRN等的確揭發了沒有面孔的女優的殘酷世界的一部分!

《男女不思議 劉黎兒》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