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帶 長在耳朵裡

出版時間:2016/04/18

有些女人的聽覺,是五感主宰者,也是身體性感帶。但並非指摩挲其雙耳,「跑出一個油燈精靈」;這種聽覺說也稀奇,不愛聽情話綿綿,就愛聽對方在耳畔說點帶髒的鹹溼話,更能助燃慾火!
這裡所謂髒話,非罵人的那類髒話,充滿敵意、攻擊。親密之際,所說的髒話是一種「床上狎語」(dirty talk),充滿刺激、煽情。
一般來說,女性聽狎語,要比男性聽還受撩撥。女性從小遠離髒話,髒話是一種淑女禁忌。男生從小跟同齡同學成長,就算自己不說髒話,也臉不紅氣不喘聽過不少髒話。有些女性聽到床上對象飆狎語,不免會羞怯、窘迫,卻因攻破禁忌,便會滲出暗爽、竊喜的騷動。
我的一位女學員跟前男友分手,原因之一她不喜歡他一直詢問「爽不爽」?高潮時還追問:「你愛不愛我,快說,說你愛我,我快射了。」兩人上床像參加益智遊戲,要一問一答才過癮。但雙方感受有落差,他感到發功,她卻感到發火。
換了現任男友也是動嘴型,景況則大不同。他第一次嘴吧湊近她耳朵,竟飆出幾句台語……叫人羞羞的譙語。她本想立即推開他;但漸漸覺得他講髒話鹹濕帶勁,語氣變色瞇瞇,動作隨之積極攻勢,她的慾望一下竄高。以後,反而是她顛倒過來要求他多幹譙,發發威。

愛聽髒話 想被羞辱

女學員問我,她這樣愛聽髒話是否不正常?男友把她內心都羞得說不出口的男女性器官,以台語稱呼一連串起來,說得色情溜順;他還徵求她同意,演假戲讓她嘗試被口頭羞辱,她驚訝自己不僅沒被激怒,反而從沒這麼爽!
我向女學員說她一點也沒不正常,就像有人愛喝蛋花湯,有人愛喝酸辣湯,傳統定於一尊的情慾刺激,已朝多元化發展。靠聽覺帶出高潮快感,一點也不是少數的詭異份子。
譬如,在搜尋器打出「dirty talk」,就會跳出一籮筐亞馬遜網路書店的相關書籍,顯示一堆人都想練練怎樣說鹹濕,甚至也有滿多現場教學的工作坊。
早期最轟動色情片《深喉嚨》,醫生診斷女主角性感帶長在喉嚨間,須以口交技巧達到高潮。對愛聽鹹濕刺激話的人,也大可想像性感帶長在耳朵裡,別圖耳根子清靜了,就授權給命根子吧!

《性鬆一下 許佑生》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