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陌生人

出版時間:2016/04/26

在越南的觀光客,多是一家老小或是成群結隊的,即使背包客也很容易在這裡交到各國朋友。這裡天氣太熱,而我的行程太緊,我只想前進欲書寫的目標,除了越南與莒哈絲,我當時對在異地交朋友不存任何溫度。但最後留存一絲身影的人,竟是一個和我差點同遊湄公河的古巴中年男子。

異鄉邂逅聊得愉快

和他下榻同一家西貢背包客旅館,彼此見了好些天,但都沒聊上天。某日就在櫃檯前,我正等著旅行社接我去永隆湄公河。古巴男子也在身旁,他說他也要去湄公河,我們開始聊著來自的國家,為何一個人旅行?他說他沒結婚,現在也感情空窗期,他想看看越南,因為喜歡電影《越戰獵鹿人》,本來想帶父親一起來,但終因父親身體虛弱而沒有成行。妳呢?我心裡一驚,我要說的話竟和他差不多;我沒結婚,也感情空窗期,我想看看越南,因為喜歡莒哈絲,本來想帶母親一起來,但終因母親體弱而沒成行。
他以為我開玩笑複製他的說法。真的,我說。我且補充,已經答應母親,如她身體好些,將帶她參加下一回的旅遊團了。
聊著聊著,旅行社的人拿著名單在櫃檯前「唱名」,這是當地招攬散客的方式。唱名我們倆的名字後,我和古巴男子跟著旅行社的人穿越小巷,走到停在大路上的遊覽車。
上了遊覽車,多會再等半小時才會出發,因為遊覽車要繼續到許多旅館接散客。就在我和古巴男子聊得正愉快時,且我們都以為要出發到湄公河時,導遊忽然走到我面前問:「chung?」我點頭,他說跟我走。
啊?我疑惑,古巴男子也跟著不解。「對不起,妳要搭的是另一輛遊覽車。」導遊說。「為什麼?」我問著,同時把眼神飄向古巴男子,他無奈地微笑著,非常不解地攤著手。「妳是要到永隆的湄公河,而這一車是要到美萩的湄公河。」原來光是湄公河就有這麼多不同的抵達地點。「妳要放棄永隆,改參加美萩嗎?」導遊看我還沒離開座位的意思,而古巴男子也一副好不容易有遊伴卻要離開的不捨神情。
「不,我得到永隆去。」這時我堅定地從座位上起身,我必須到永隆去看法國女作家少女時期和中國情人邂逅的河流。
再見!我和可愛陌生人互道珍重,沒想到拆散這趟異鄉邂逅的竟是女作家的幽魂啊。

《風月小報 鍾文音》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