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炮友教我們的事

出版時間:2016/05/04

「那些男孩教我的事」、「那些女孩教我的事」,這麼說,那些炮友是否也教會我們一點什麼事呢?當然,炮友教了我們一些房事。
床上運動,不只施力,想賓主盡歡,尚須運用知識與技術。炮友之間,術業有專攻,自也是能教學相長。
性學家有一份自願擔任性行為測訪的學員與讀者名單,便發出了「跟炮友學到什麼」調查。回收後,果真有斬獲。
一位女學員描述:「我們確定要約都午夜了,那男的帶一包鹹酥雞到摩鐵,正好我也餓了。他一邊吃,一邊很跩的樣子說什麼通往男人的心,要經過胃。然後問我,『通往女人的心,要經過哪裡』?我知道答案是『陰道』,但我笑而不答。這是張愛玲的句子。本來對他吃相有點礙眼,忽然對他改觀,反而整個情緒被挑起來。」顯然,適時講出點石成金的話,掉一個書袋,效果可能比掉出一個保險套要好。
一位男學員的分享:「我跟這女生是固炮,基本上我當她是我的性愛教官。她會很多花樣,不知如何學上手,但我們約好不談彼此背景。她數次叮嚀我要避開牙齒,我一再犯規。她就教我沒事常舔自己大拇指,當作舔女生櫻桃,練習舌頭各種動作、角度;也以想像喝到檸檬汁,來激發唾液分泌。」這招讚,勤能補拙……在哪裡都派得上用場。

赴約緊張到發抖

另一位是男讀者,也貢獻了經歷:「我是猶豫不決半年才鼓起勇氣約炮友。赴約時,緊張到會發抖。那女生看出我正焦慮,就要我躺下,幫我按摩抒解。果然我的身體習慣了她的手觸摸,很快開始了互動的親密行為。」這真的重要,體諒對方的壓力,甚至為對方減壓,最終好處還是會回到自己身上。
再一位是男同志讀者,他道出了體驗:「我一直覺得男人乳頭不可能有快感,也不喜歡前戲被碰那裡。但一位玩SM炮友,用木衣夾夾我右乳,用嘴舔我左乳,一痛一癢,我才發現美妙。」沒錯,讓身體自己去感受,別用意識輕易鎖住身體,而斷絕了身體的潛能性快感。
約炮,是你情我願的生理發洩。要說約炮,還得附屬學東西,未免矯情;但人與人在這麼坦然親密的互動中,總會有一二「喔,也可以這樣」的感覺,好的就學起來,壞的就當負面教材。
畢竟,友「直」、友「量」、友「多聞」,值得細品!

《性鬆一下 許佑生》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