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 如何不苦

出版時間:2016/05/10

愛情的難,是難在它是兩個人的事,且這兩個人的事還有可能擴大成一個小小宇宙,有時冷不防宇宙大爆炸,或引發黑洞般的愛情能量,這往往是許多人一生必經關卡。我有個親人曾因分手而失語3年,問他話只點頭搖頭,最多是簡答。後來這親人再遇到相愛的人,不僅失語症好了,現在更是笑口常開,和另一半遊山玩水,判若兩人。我後來問他,真心愛過那個因她而受苦的對象?他說後來細想,根本不是因為愛,而是因為被拋棄的痛苦。
有個年輕學生問我分手哲學,我說分手之前一定是先分心,既分心,何須再牽手。年輕孩子覺得分手很苦,我也覺得苦得不得了,但不苦的愛,大概也不曾真正愛過。所以分手還得搞清楚是哪一種苦?是不捨的苦,是被背叛的苦,是欲求不得而苦,還是真正愛這個人卻得不到他而苦?
解析苦的滋味有助於理解分手的原因,讓自己盡快復原。

但歸結起來,我們都知道愛情的分手和慾望有關。只是有時慾望綁在自己身上,有時慾望綁在別人身上。有人的慾望列車可以一直開下去,開在不同的月台上,下車看不同的風景,有人卻一直停在某個月台,固定看一種風景。也有更特別的,他可能一直在不同月台打轉,卻只觀看相似的同一種風景,只是月台名稱不同而已。某著名老導演告訴我,他發現年輕時喜歡的樣子和後來老一些喜歡的樣子都同一款。他說喜歡秀氣型的,不會突然愛上野性款的,除非老年暈船,糊塗了。

需要的是投降勇氣

有個女性朋友則告訴我,她可能可以愛上任何一個男子(如果有機緣),因為她發現每一場戀情到最後都像在跟自己戀愛,我們最初以為對象很重要,其實那對象體只是一面鏡子,到頭來談愛情其實都在對抗自己的個性、慾望。唯有把自己處裡好了,愛情才會談得好。
只將慾望列車停在同一月台而不往下開的人,其實是不相信愛情的,因為愛情變動性太大,他們必須把愛情放在安全位置,掌握完全的控制權,要的不是愛情本身,而是愛情外的擁有感。這種人不會輕易讓對方了解自己內心,也不太會表達自己需要,因為他們如果要擁有控制權,揭開內心與渴求的需要會讓自己陷於脆弱,而脆弱是想要控制權者最想踢開的東西。
然而在愛情世界,我們需要的其實往往不是征戰的勇氣,而是投降的勇氣,投降的勇氣就是面對失去,面對分手,面對背離。
我們曾經面對什麼樣的愛情,其實也是面對怎麼樣的自己。而面對怎麼樣的自己,也等於是在修一生的必要功課了。

鍾文音《風月小報》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