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說懶叫的台語

出版時間:2016/07/06

台語,是我們驕傲的母語,充滿了親切活力;在詮釋心意時,它可以細膩,也可以生猛。唯獨,在講到人體性器官時,國語能夠淡然地說出「陰莖」、「陰道」;相對地,台語便顯得束手無力,十分「見羞」。孰令至之?並非語言本身,而是使用這個語言的人。

避諱開口母語失聯

前陣子,台北巨蛋風波不斷,成了民眾茶餘飯後話題。很多人台語聊天時,聊到「巨蛋」就跳成國語,鮮少知道這二字台語如何發音?語言專家指出,「巨蛋」台語可不是照字面講成「大粒卵」,正確念法是「ㄍㄧ(接近『痣』的台語發音).ㄉㄢ」。
的確,很多詞句的台語發音,特別是年輕世代不會講,常會出現以下現象:講出口一串台語,總夾混著很多國語的名詞。然而,「不會講」是一回事,「不敢講」、「不願講」又是另一回事。
台語中,男女性器官的名詞在當罵人時候,大剌剌拋頭露臉;一換成在日常用語裡,像要提到男性的「懶叫」,本來是身體很中性的一些器官稱呼,卻變得遮頭掩面,羞於啟齒。那,遑論講到發音更叫有些人深感尖銳的女性器官了。
教育部頒發的閩南語辭典,收入男性的性器官「懶叫」,有民眾氣呼呼表示這樣直白地說太直接,教壞小孩!這真是天下奇事,人們一邊喊著發揚母語,另一邊又阻止年輕一代去學基本母語,連認識自己身體所使用的發音都無法以平常心面對。如果教育部的辭典都不能教小孩怎樣用台語叫喚陰莖、陰道等男女性器官,是不是準備要讓這些身體名詞像恐龍般消失,導致小孩的小孩那一代完全「跟母語臍帶」失聯?

彆扭成見影響孩童

小孩子學習是沒有偏見的,反而大人自己內心想太多,成見一堆。然後,又把這種彆彆扭扭、隱隱諱諱的態度教給了小孩,使小孩長大後,一樣無法以健康心態看待身體私處。
這種成人態度源自於,人們對各種情緒如恐懼、緊張、焦躁、迷惑、憤怒的掌握都有相當程度訓練,具有抵抗力,所以終究應付得來。
但,一般對「尷尬」的情緒就無力處置。例如,跟家人去看電影,任何畫面包括血腥、恐怖、暴力、驚險的出現都不會造成心理負擔。但如果男女主角有床戲,尤其有那種露性器官的鏡頭,觀眾往往會意識家人坐在隔壁,深感尷尬,如坐針氈。
大人無法同意教育系統去教會小孩如何稱呼「懶叫」,是大人自己內心無法處理尷尬的後果,卻要讓孩子們去承擔這種後果。
在一個綜藝節目中,男性來賓嘻笑地問不懂台語的女主持人:「妳知道樹懶叫的聲音嗎?」她答說知道啊,開口學起樹懶的叫聲,在座哄堂大笑。觀眾都看得懂,這分明是公然調戲,以諧音的陷阱問題,表面在問一種動物叫聲,實際是發出弦外之音:「妳有聽過『吸懶叫』(即口語的吸老二)的聲音嗎?」
難道,我們的母語只有在這樣自欺欺人的黃色笑話裡,才說得出「懶叫」嗎?

作家、性學博士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