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該上的一堂民主課(林志翰)

出版時間:2016/07/22

「小學生審課綱,教育部瘋了!」李家同教授一句聳動的標題話語讓許多不明就裡的民眾針對這樣的標題紛紛提出質疑,直言民粹搞爛台灣教育,但事實真是如此膚淺嗎?幾點意見供參:

學生審課綱是典範

首先,最愛對教育議題說長道短、一副專家學者姿態的李家同教授似乎對自己活到77歲沒當過課審會委員審課綱一事耿耿於懷!面對2名小學生、4名國中生自我推薦當課審委員候選人時,高調質疑這些連車床都沒看過、連一元一次方程式都沒學過的小學生,憑什麼審數學、理化、高職等課綱?這般僵化的思維就是知識份子莫名的優越感在作祟!
教育學者Lang在1986年曾說過,教育不僅是教導學習者成為會做事的技術人員,更重要的是要教導他們思考的方法,學習表達個人的想法;學習者需要的不僅是成堆的概念知識,他們更需要能夠活用概念知識的能力;教師應賦予學習者思考及行動的權力,發展個人的決策能力及信心,幫助學習者成為更好的實踐者。
學生們毛遂自薦參與民主決策是民主法治賦予的權利,學生們因為對於自己要學習的課綱有所疑慮困惑,想要參與其中明瞭內涵,更是主動學習成長的典範。
其次,李家同教授一定不知道,即便這些學生「當選」課審委員,依課審會組成修正草案規定,學生代表其實只佔全體課審會成員人數的4%。課綱審查過程中絕對不會出現學生們為了不想學習某些單元內容,就任性地把課綱統統刪去的荒謬狀況。納入學生代表最大的意義在於「表達心聲」,讓學生有話語權與參與感,更可擺脫專家學者用自身的舊經驗來制定不符合現狀、悖離社會主流價值的課綱。
台灣教育過去最為人所詬病的模式就是,家父長式的菁英決策模式。許多決策在缺乏學生參與的工作小組與會議上形成,缺少由下而上的學生群眾參與機制,以致於提案或政策滯礙難行、甚至停擺,難以在意見多元的現代複雜時空環境下付諸實現。許多學生自主的想法就在傳統菁英決策模式的鄙夷下被捨棄,造成決策未能即時因應當今社會價值做出有效的轉換,而得不到學生的認同。小則校園紛爭抗議,大則演變至社會群眾運動。

專家學著接納意見

最後,愛因斯坦說過:「專家只不過是一隻訓練有素的狗!」受人尊崇的專家學者有著滿腹的學識涵養卻不會驕傲,樂意接受別人不同的意見表達,不會對他人的意見嗤之以鼻,更不會自恃專家學者的身分而隨便評論任何事情。彎下腰聆聽學生們的殷殷期盼,深入思考學生們的訴求主張並做出妥善回應,而非以高傲獨斷的態度立即全盤否定,恐怕是李家同教授該上的一堂民主課。

教師、時事評論者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