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繞吊燈架的巨蟒

出版時間:2016/07/26

老蔣時代,報紙手民把中央打成「中共」會出事;柏楊把大力水手一句「夥伴們」(Fellow)譯成「全國軍民同胞們」就坐牢9年多。對台灣人來說,這些事很遙遠了,對中國人可不,以下三例才發生:
1.騰訊網日前將「習近平發表重要談話」誤寫成「習近平發飆重要談話」,中宣部斷網排查,並已將總編、主編撤職。但據了解,習近平並未對此錯誤表示憤怒。
2.不久前,新華網誤將「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寫為「最後領導人習近平」,涉事編輯李凱遭停職、撤銷發稿權、取消中共預備黨員資格。
3.去年11月30日,新華社報導「習近平會見奧馬巴」,隔日中國的《烟台晚報》、《銀川晚報》、《東南快報》、《青年時報》、《今日早報》、《巴渝都市報》等都引用了「奧馬巴」說話內容。沒有人敢更正錯誤。
這三件事由中國以外的人來看(中國人或許也是)是丁點鼻屎的事,但在中國是由中宣部來定性,第一件就定為「重大負面事件」,騰訊網並改由北京網管直接監管。第三件把世界第一強權領導人名字寫錯,如果是中國領導人,那豈不是要開鍘,但誰管他奧馬巴,沒事。

審查陰影籠罩中國

台灣網民、各黨網軍在平時、選戰交鋒屬常見的事,但台灣沒有如中宣部輿情局公開評估民意風向、指揮發動議題、監管、刪文、舉報的網管部門,如果政府部門敢公然出手,不被剽悍鄉民剁了才怪。
前《紐約客》記者歐逸文所著《野心時代》大篇幅描述中國藝術家、媒體、律師、異議者、博客與中宣部過招歷程。他敘述中宣部建築就充滿神秘性,它沒有門牌地址,沒有招牌,也從未出現在共產黨的結構圖上,在北京住久的人稱其「該部」。中宣部言論控管很嚴,言論審查並沒有明顯、清晰的界線,漢學家林培瑞形容像「盤繞在吊燈架的巨蟒」,他說:「巨蛇通常不必有動作……它悶不吭聲但永遠存在的訊息是:你自己決定。接下來活在其陰影下的男女老少會做大大小小的調整。」
在反對言論控管的《中國數字時代》網站,可以查到中國大網媒流出的禁忌詞彙表等資料。事實上中宣部並不忌諱在網路暴露其身分,中央網絡辦的網管業務清晰明白,例如大叔大嬸砸過肯德基,風向文章《愛國當有大國範兒》,事件就消了。《人民共和國憲法》35條保障言論自由;第37條保障人身自由。但隸屬中宣部的辦公室頒布「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單位約談工作規定」,隨時有權進行約談,約談內容列入日常與年度審批考核。
在懲戒與規訓的框架下,小粉紅們真有發言主體性,那趙薇一役又為何不見大V表態?在中國追求真理,就像黑暗中抓薛丁格的貓。2010年時,韓寒被《時代》選為世界有影響力人物,他當時說:「在中國,影響力只屬於有權力的人,可以決定你生死的人,可以讓你半生不死的人……剩下來的我們,只是舞台聚光燈下的小角色,劇場歸他們所有,而且隨時可以拉起布幕,關掉燈光,閉上門,把狗放進來。」

作家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