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忘了每個人都是弱者

出版時間:2016/08/01

日本發生了戰後史上最大規模的殺人慘案,一位曾為智障安養設施「津久井山百合園」男性看護殺了45名入園者,造成19人死亡,受害者都是在睡夢中遭襲擊,殺人後,兇手還寫信給遺族說「病患充滿生之痛苦,就當作他們因死而獲得解放!」這種歧視弱者的瘋狂是史上空前的,讓社會戰慄,擔心有更多因歧視的犯罪發生,而受害對象都是比自己更弱的弱者,加害者沒認清什麼才是痛苦,也忘記每個人都是弱者。
讓人覺得恐怖的不僅是19條人命遭剝奪而已,主要是兇手供稱「有障礙的人全都給我消失!」他寫給眾議院院長的信也說「有障礙的人只會製造不幸!」難道他在安養園的4年裡沒感受到有障礙的人也會有令人感動的表現嗎?難道沒看到家族照顧的溫馨嗎?

相互了解阻絕歧視

兇手跟1933年以後納粹開的死亡巴士一樣,把不同宗教、民族或有障礙的人等看成是沒價值的生命,硬把20幾萬人載去屠殺;這次就是讓日本社會感到背後有的憎惡、仇恨犯罪(hate crime),而跟本案一樣,往往犯罪者本身是弱者,遭施暴、殺害的是更弱的人。
殺人背景很複雜,兇手也曾好好想當看護過,但看護本身是非常吃力、辛酸,常會陷入孤立絕望的狀態;不僅類似智障等照護問題,日本是全球最長壽國家,高齡化社會特有的長照殺人或自殺事件頻繁發生,每天3件,不僅有看護師殺人,也有殺掉最親愛的父母或配偶等慘絕人寰事件。
安倍首相上台後刪減了有關長照等社會安全保障預算,民間設施相繼倒閉,看護待遇永遠無法改善,尤其照顧失智老人或多重障礙者等,艱辛無比,只有挫折沮喪,所得報酬卻不如在麥當勞打工,很容易讓人走上絕路。
兇手沒反省自己有歧視傾向及照護能力欠缺,也陷入極端世界無法自拔,對有障礙者的偏見不斷升高,否認社會多樣性,而想捨棄有障礙的人;這次犯行才會讓人聯想納粹的屠殺;日本國內外也曾有強制收容漢生病病患的慘劇,也是歧視及醫學無知造成的;這次兇手殺人後還留言說「建立美麗的日本!」跟過去「建立沒漢生病的社會!」想法類似,因此無法單純以個人極端兇惡或異常妄想來論斷。
要切斷歧視的連鎖,必須先讓社會知道什麼是歧視,社會少數及有障礙的人真正的痛苦是什麼,若不紓解歧視,則歧視甚至還會變成極端的政治勢力,擴散歧視、傷害;其背景也有貧困與自卑感,過度的貧富差距或社會福利失策,也會讓弱者傷害弱者加劇。

自我控制追求共存

原本民主社會是討厭對方,也必須尊重對方,但網路的普及,遮斷了這種尊重的基本信念,對於不完全毫不寬容,露骨地殘虐、施暴,忘記自己也是弱者,不要對討厭的排拒,應學習自我控制,追求共存,否則自己隨時也會成為被霸凌、傷害的對象!

劉黎兒

旅日作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