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主婦的50道陰影

出版時間:2016/08/17

《格雷的50道陰影》上周在國內有線頻道首播,不管先前這系列的書多暢銷,這部電影多賣座,家庭主婦都非主力市場部隊。直到周日夜電視頻道播出,才有更多主婦在家看了這部影片。有些人看完了,驚覺其實它不如叫「家庭主婦的50道陰影」更射中靶心。

少女心又活絡起來

香草冰淇淋,是許多人愛吃的口味。但英文「vanilla sex」(香草性愛)則借喻香草是冰淇淋的打底口味,來意味平淡無味的性愛。一群西方家庭主婦閨密私下聊,極可能出現這樣的抱怨:「我跟老公現在是香草性愛了,唉,妳們呢?」
照表面理論,《格雷的50道陰影》以格雷將安娜帶入他最神秘的SM(虐愉)性愛後花園為故事主軸,SM向來不會是主婦太熱中的主題。但為何這個故事(不論以小說或電影包裝)都成功打入主婦聯盟?全美最大家庭式連鎖賣場Target破天荒將故事裡的SM道具,如眼罩、鞭子進貨上架,擺明了以主婦為招攬消費層。
《格雷的50道陰影》為了讓本會引起戒心的SM性愛,悄悄竄入故事核心,特意鋪陳格雷與安娜從初識乍遇、曖昧吸引,到確認相戀、肉身歡愉,過程非常smooth(滑順)。對自認性生活已進入單調香草口味的主婦們而言,原創作家安排的諸多伏筆,添增各種果香口味,一一擊中了早已歇息的少女芳心,重又活騰騰起來。
安娜代生病室友出馬訪問青年企業家格雷,發生一連串驚喜。他多金、英俊、有禮、威嚴卻帶著一絲對她格外禮遇的微妙青睞,這是很多年輕女性心目中白馬王子完美原型。
主婦們天天在現實中打轉,本已練就了不輕易動心的自保機制。不然隨便動心,眼前一成不變的日子就不易過下去。然而,故事中很多「唯獨我特別獲寵」的情節設計,一波一波襲來,都是年輕時招架不住的攻勢。
這樣高不可攀王子般的黃金單身漢,反過來把安娜「當公主對待」。發生親密關係前,安娜承認自己還是處女,格雷震驚憐惜地說:「這些年妳都跑哪裡去了?」意指「我怎麼沒有早發現妳」,這令安娜多麼嬌喜。

某些遺憾獲得救贖

當格雷打破「親熱後不與人度夜」慣例與安娜同眠,輕嘆道:「妳把我怎麼了?」等於招認臣服在安娜的魅力下;另一方面又參雜甜蜜埋怨、略微求饒的口吻,這比直接讚美女性還讓女人醉心,既激起了女人愛情成就感,也激起母性想付出溺愛。
SM遊戲很講究:支配者、被支配者角色之間的權力對應,《格雷的50道陰影》當然也創造了這層關係;但比較偏格雷「請求」安娜「答應」扮演他的被支配者。所以,安娜才是格雷的支配者,居於上風的才是她。
不少主婦「先家庭而後自己」,在生活、情慾中,擔任被支配者的角色,不能怨不能悔;但免不了遺憾。看到《格雷的50道陰影》原來安娜最後翻轉為支配者,在潛意識中這釋放了主婦的遺憾,獲得某些救贖安慰。
這不只是格雷的,也是眾多家庭主婦的50道陰影。她們的情慾與原始幻想重被喚醒,不自禁進入安娜角色,重溫少女芳心可可的甜滋味。而即便自身真實生活情慾有某些遺憾的陰影,也得以撇在一邊,「允許自己暫且激愛這一回吧」。

許佑生

作家、性學博士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