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翠克死後 動物園的道德挑戰(彭仁隆)

出版時間:2016/10/17

2014年丹麥哥本哈根動物園人道安樂死1隻18個月大的健康公長頸鹿,電擊致死後公開解剖過程及餵其肉給獅子;2016年8月台北市立動物園原本預計要借殖給六福村野生動物園的7歲公長頸鹿在搬運過程因緊迫死亡;本月無尾熊派翠克19歲因老年衰竭死亡,這幾個事件核心爭議都是動物園存在的道德挑戰與民眾物種主義歧視。

物種階級來自偏見

哥本哈根及許多動物園早就開始安樂死過剩動物,這些在遺傳上不具有價值的個體,安樂死牠們並不違反動物福祉,動物福祉問題只存在牠們存活時的對其環境的適應好壞,以及死亡時是否有痛楚。就像部分國家公園亦會開放某些季節鹿群和熊提供獵殺,控制族群反而可以確保食物充分而讓存活下來的個體擁有更好的福祉。
動物跟人一樣具有相當的公母出生率,在野外這些公母會自我調控,公獸長大後離開族群,或是母獸到另一個族群交配增加基因歧異度,但在有限空間的動物園很困難,且動物園動物通常更為長命,這些過剩個體若不安樂死處理,也必須要跟親代或同系族群分開以免近親交配,而隔離通常意味較少的社會行為,較低的動物福祉。
沒有其他解決方法嗎?有的,台北市立動物園就是試圖解決這些困境,EEP、SSP等國際血統管理組織也是在做一樣的事情,希望在區域內例如台灣、歐洲或美洲調度同一個物種的族群,藉由個體的調度讓圈養的族群維持最高的基因歧異度,確保族群能夠健康持續地維繫下去。如果動物園間能夠合作繁殖這些動物,那麼我們就永遠不再需要自野外捕捉動物。
找尋配偶、求偶、繁殖、育幼等行為成為動物維持生命外最大的存在意義,這種「動力」常常在動物福祉科學中的「喜好測試」(preference test)得到證明,不論是將牠們公母隔離、避孕,結紮等等,都嚴重剝奪這些動物生命中一個非常重要的行為表現。因此,讓動物例行繁殖、育幼,即使是近親生殖,個體成長後再外移或是安樂死,個體所獲得的福祉提升仍遠超過被嚴密控制無法繁殖的個體。
死亡的無尾熊並不具有保育價值,在最新的IUCN名錄,無尾熊仍然是屬於「無危」的物種,那又為什麼數十台SNG車速抵動物園還大陣仗記者會說明呢?或許我們可以從民眾對海豚、狗、貓宰殺食用感到殘忍,卻可以接受吃魚、雞、豬、牛得到答案,歧視源自於對親我距離的偏見、源自對動物外形的喜好、源自我們不但認同演化論還幫忙在演化樹上逐漸畫上階級制度,這些歧視與偏見造成我們對物種間應受到一致對待的原則完全失去立場。

安樂死觀念要轉變

動物園的確應該有所轉變,這個轉變不但是人類文明對於不同生命權尊重的展現,也意味動物園肩負更艱鉅的使命──教育!教育民眾如何與環境友善共存;教育民眾每個存在的物種自有牠們對應的野外保育貢獻;教育民眾安樂死某些個體是為了讓牠們活著時擁有更好的福祉;教育行政監督單位能以更彈性的方式讓動物園管理保育類以及非保育類動物,當然,也要具有自我覺知能力的動物園才能掌握道德正義的尺度。

台灣大學獸醫學系兼任助理教授、台北市立動物園助理研究員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