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蕊落選的性別意涵(范雲)

出版時間:2016/11/10

美國並沒有出現第一位女性總統。作為世界強權,這場選舉相當震撼,右翼、極端排外的政治素人川普當選總統,也讓許多人覺得是民主危機。既然希拉蕊一直標舉要打破最高玻璃天花板,成為美國第一女總統,那,她的落選,有什麼樣的性別意涵?當然,性別並不是這場選戰中的唯一因素,我們很難否認性別的影響力。如果希拉蕊是個男人,或者川普是個女人,這場選戰的結果會不會改變?
很多人說,希拉蕊身上,除了性別之外,一切都很傳統。是的,希拉蕊從政數十年,口才便給,又有著無人能敵的白宮、國會與外交資歷,即使電郵門爭議不斷,論個人條件她都是政壇A咖。為何會輸給從未服公職、言語粗鄙、在政策上高度隨興無知,又有種族與性別歧視的川普呢?

遭過半白人男性排斥

美國選民從一開始就對這位除了性別之外一切都很傳統的候選人,相當有意見。表達「非常不喜歡」希拉蕊的選民,超過八○年代以來所有的民主黨候選人,特別是白人男性。白人男性中,表示自己「非常不喜歡」希拉蕊的有52%,這比2008年力圖打破種族天花板的非裔歐巴馬遠高出32個百分點。也就是說,兩個白人男性中,就有一個非常不喜歡她。川普選前的造勢活動,群眾不時出現「婊子」以及「把她關起來」的呼聲,這對一位主要政黨的總統候選人,非常不傳統。
女權陣營對希拉蕊競逐大位的反應,也很分歧。黨內初選重演了當年她對壘歐巴馬的分歧,甚至更嚴重。女性主義者們爭辯到底什麼才代表進步女性主義?女性主義的價值不在個別女性執政,希拉蕊在姻親政商包袱、國際外交政策、對華爾街的搖擺立場,以及誠信紀錄上都無法說服她們。
還好對上的是川普,似乎幫希拉蕊解決了婦女陣營的分歧。川普長期歧視女性,連共和黨的部分男性領導者也劃清界線。辯論會中,川普多次打斷希拉蕊,還稱其是「如此惡毒的女人」,觸動了許多職場女性心中之痛:有多少次女人被迫容忍比她資淺又無知的男性同儕放言高論?有多少男性像希拉蕊鋼鐵般地不折不撓,竟會得不到對手的基本尊重?對職場女性來說,希拉蕊的處境,是她們的象徵。
希拉蕊若當選,至少可讓下一個世代相信,只要努力,沒有什麼領域是女人無法出頭的。雖然,這個美夢終究夢碎。仔細看出口民調,即使希拉蕊得到過半女性、少數族裔以及大學教育程度的多數支持,仍無法彌補她在白人男性中所狂輸掉的。未受大學教育的白種男性選民中,10個有7個表示投給川普。
希拉蕊的落選,除了電郵門,還有性別門;雖不至於重挫美國的性別政治,但,作為民主國家至今不曾出現過女總統,自有其意義。看看世界,英國、愛爾蘭與紐西蘭已出現了兩位女性國家領導人,土耳其、波蘭、菲律賓、韓國、台灣等眾多國家都有過女總統或總理。雖然,這之中的很多女性領袖,和希拉蕊一樣,必須依靠夫與父的政治資產起家。但也有越來越多的女性,憑藉自己的力量,走出從政之路。

性別友善美無作為

當然,女權陣營一向不相信個別女人的出頭,能帶來真正的改變。政治領域的性別友善,需要結構性的改革。除了卸除女人的傳統照顧負擔外,許多國家的快速改變,靠的是法律或政黨內規的性別或婦女保障名額。1990年,聯合國經濟與文化理事會通過「任何決策體中的女性比例不應低於30%」的目標。遺憾的是,美國在法律上毫無作為,參眾兩院女性低於20%,在193個國家中排名96,連前段班都擠不上。包括伊拉克在內等10個穆斯林國家,國會女性都比美國高。所以,希拉蕊落選的性別意涵是:在女權與階級等社會進步議題上,千萬別學美國!

台大社會系副教授、社會民主黨政策召集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