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觀點:中東政治分水嶺

出版時間:2016/12/17

阿塞德軍隊在俄羅斯和伊朗的援助下,把阿勒坡打得稀巴爛,這座擁有2百萬人口和7千年歷史的古城,在西方的注視下淪為鬼域,阿勒坡的悲劇,比30年代西班牙內戰時期對Guernica的大轟炸,更為悲慘,它是人道和文明的雙重災難,卻是阿塞德政權的勝利。

表面上是雙方停火協議,其實是反抗軍投降,在俄羅斯和土耳其的見證下,讓數千名老弱傷殘安全撤離,冬季嚴寒,這個地區缺水、缺電、缺糧食藥物,政府軍隊進城大屠殺,聲稱平民都是反抗軍的人肉盾牌。在國際壓力下,阿塞德下令停火。內戰還未結束,但阿塞德暫時保住了政權。
阿勒坡是舊約時代就存在的古城,歷經巴比倫、希臘和羅馬的統治,一直是基督教的聖城,十字軍時代留下許多城堡,成為考古學家和軍事專家的朝聖地,在奧圖曼帝國時期,它和君士坦丁堡及開羅並列中東三大古城。當年牛津學生勞倫斯在此參加挖掘古蹟,奠定阿拉伯勞倫斯傳奇人生。

西方脫身袖手旁觀

它位於古絲路的起點,各種宗教、種族、文化滙合,東西交通貿易的樞紐,直到蘇伊士運河開通後才衰退,但它的文化根基深厚,阿勒坡大學有數萬名學生,和開羅大學相互輝映,足球場容納3萬觀眾,它是中東音樂藝術文化中心。現在被打得稀巴爛,全毀了。
敘利亞的局勢十分複雜,西方介入找不到什麼好處,卻有極大風險,一開始還想干預,但很快就打退堂鼓,尤其歐巴馬更是虎頭蛇尾,先是劃紅線講狠話,看到苗頭不對,立即悄悄向後轉,把舞台留給伊朗和俄羅斯去揮灑,伊朗乘機坐大,普丁乘機返回中東,阿塞德經此一役,威名大增,超過有「大馬士革之獅」的老爸。但他身材高瘦,對人彬彬有禮,聞不到獨裁者的味道。
敘利亞內戰掀開了潘朵拉盒子,中東的所有矛盾,各種種族教派的新仇舊恨,全部出爐,戰場在敘利亞,但這是伊斯蘭內戰,阿拉伯世界內戰,也是中東內戰。西方世界以前介入太深,這次提早脫身,選擇袖手旁觀,對俄羅斯的接手,幸災樂禍的成分很大。阿勒坡改寫了中東的歷史,它的悲劇是中東政治的分水嶺,也是阿拉伯世界的轉捩點。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