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觀點:川普的厚愛

出版時間:2017/02/04

川普一上班,立刻落實政治承諾,連續簽署幾件行政命令,他的劍及履及,搞得國內雞飛狗跳,但在外交方面,他的態度轉趨謹慎。最明顯的是,他大力支持以色列,甚至主張把美國大使館搬到耶路撒冷,引起阿拉伯國家強烈抗議,現在猛打退堂鼓,聲明尚未討論此事,一切言之太早。
以巴和平是中東和平之關鍵,全世界有一半猶太人住在美國,猶太人對美國的政治影響甚大,歷任美國總統都要爭取猶太人支持,在以巴問題上留下政治遺產,歐巴馬和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的關係緊張,對以巴問題交出白卷,川普對以色列相當同情。他在競選期間的言論,對以色列人的極右派是極大的鼓勵。
川普任命一位長期支持屯墾區的佛里曼出任以色列大使,佛里曼在東耶路撒冷擁有一幢房子,他在那裡為興建屯墾區設立募款基金,他的任命無異於替擴建計劃背書,也是為美國大使館的遷移背書,引發阿拉伯社會一片憤慨。
不僅如此,川普還任命女婿庫西納擔任中東特使,庫西納是波蘭裔猶太人,祖父是納粹大屠殺倖存者,許多親人都死於集中營。這位女婿心思細密個性穩重,是川普最得力的助手。有人形容川普像調皮衝動的小孩,而女婿和女兒反而像父母一樣,用無比耐心對待川普。

以色列極右抬頭

以色列右派對川普的言論大為讚美,認為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們向納坦雅胡施壓,要他鼓起勇氣,加快擴建屯墾區,最好把西岸併入,好讓巴勒斯坦建國夢想早日破滅,讓以色列變成一個猶太教國家。
以巴「兩個國家」的和平藍圖,談了二、三十年,希望越來越渺茫,但是拋棄這個夢想,不僅違反聯合國決議,導致中東戰火再起,且讓以色列極右派和宗教勢力抬頭,當年的建國理想和民主原則付之東流,以色列將面目全非,國將不國。
川普不了解國際政治,他對以色列的厚愛,以色列人承受不起,因為它帶來極大潛在風險,對以色列的安全毫無幫助,以色列需要的是更大的實質安全和經濟發展,而非更敵對的國際環境,這一點跟台灣頗多相似之處。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