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關鍵少數到絕對少數的軍公教(黃瑞明)

出版時間:2017/02/09

軍公教退休金制度的改革正如火如荼,可以預見的是,相關立法必然通過。與其說這是因為民進黨掌控國會多數席次,還不如說是由於軍公教選票的政治價值出現了質變。
在過去藍稍大於綠的選民結構下,軍公教族群是左右選舉勝負的關鍵少數。國民黨不敢得罪,馬總統在第二任時的聲望低落更讓他投鼠忌器,無意碰觸沉痾已深的退休金制度。陳水扁先後兩任靠藍營分裂與些微差距勝選,同樣也裹足不前。蔡英文在去年大贏朱立倫三百多萬票的事實卻顯示了:軍公教不再是勝負的關鍵!在年金議題上,最近發展更呈現社會不分藍綠,只有支持與反對軍公教兩派,前者則是絕對少數。

恐步上希臘的後塵

正因為如此,特別是相較於同性婚姻,軍公教退休金制度的改革就成了最容易博得掌聲的議題。民進黨政府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也必然會大刀闊斧地推動他們的版本。軍公教即使號召數十萬人上街也難擋大勢所趨,更何況其中還有現任與退休兩派的矛盾。
退休金制度再不改革的下場就是如同希臘。這個地中海小國因為兩大政黨刻意政策買票,不斷加碼公務員福利,終至債台高築。然而,它好歹有歐盟與國際貨幣基金撐腰。台灣在國際上孤立無援,破產的結局將是台幣爆貶,經濟大亂,非軍公教族群都會無端受累,屆時我們恐怕只能哀求對岸伸出援手!
大多數國人對於軍公教退休金的不滿來自與其他職業從業者比較之後的「相對剝奪感」。事實上,對照其他先進國家,這一族群也是養尊處優之至。

公職退俸優於德日

根據德文《焦點週刊》(Focus)網路版在去年8月的分析,一個當了40年的德國法官滿65歲(強制)退休之後,每月退休金為3472歐元,扣除稅賦與保險,實拿不足2300歐元(不到台幣8萬)!台灣的法官平均(志願)退休年齡相近,年資短很多(33.92年),退休金之外卻還有5萬退養金(為了「養廉」),總計甚至高達月領17萬!人家的法官素質舉世一流,從來未見收賄醜聞。國人對法官貪污判刑的報導早已見怪不怪(沒被逮到的必然更多),至於恐龍法官的猖狂更是人盡皆知。德國人均國民所得2倍於台灣,我們的法官形同拿人家4倍的月退俸。納稅人有理由質疑:憑什麼?
再以日本來說,根據《產經新聞》在不久前的一篇專文,公務員退職金的平均額度為2167萬日幣(台幣600萬)。日本物價水平不用多說了,即使如此,鑑於國債不斷攀升,作者還是指責公務員坐享肥貓待遇。反觀台灣的同行卻可能總共拿到數千萬台幣(領月退或有18趴者);憑什麼?
國民黨如今的處境不僅尷尬而且危險。做為在野黨,它必須作勢反對民進黨。然而,一面倒向軍公教,甚至承諾執政後恢復優厚退休金,下場就是讓自己淪為軍公教黨,以後什麼都別玩了!

靜宜大學法律學系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