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觀點:美國的恐俄症

出版時間:2017/02/09

普丁不是自由派,但他是人民直選出來的,長期得到7、8成民調支持,比任何民主領袖更高,俄羅斯的經濟很差,除了石油、天然氣和武器之外,幾乎沒有東西可外銷,毫無科技創新產品,早已淪為中型國家,卻扮演與其國力不相稱的國際角色,完全歸功於普丁。

俄羅斯因強力干預烏克蘭,受到美國和歐盟制裁,經濟受到不小打擊,外資大幅撤退、盧布大貶值、貧窮率大升、食物藥品和消費品大減、外國觀光客很少、經濟成長率是負數,但是普丁控制政黨和媒體,反對勢力始終不成氣候;更重要的是,他的外交成績卓著,彌補俄羅斯人失落的光榮。
2008年,他以保護俄羅斯僑民為藉口,派軍隊到裏海。他為洩密的中情局僱員史諾登提供政治庇護,他抓住機會介入烏克蘭政治,乘機併吞克里米亞。歐巴馬在敘利亞束手無策,他卻危機入市,以反恐為名,派戰機對付反叛軍,把敘利亞納入勢力範圍。他的出手,又快又準、見好就收,從未失手。

普丁無力解決民生

他一方面以軍事力量,在前蘇聯衛星國保護自己利益,一方面以積極而靈活的外交手段,在國際舞台上大展身手。
他對中國、日本各有一套劇本,乘機拉近土耳其和伊朗,對以色列的關係大幅改善。在歐洲各國支持極右派政黨,甚至想辦法插手美國選舉。難怪美國也有恐俄症。
雖然它控制克里米亞,但很少國家承認其正當性,而且投入天文數字經費,也難以填滿這個黑洞。
它把烏克蘭東部搞得天翻地覆,變成難以控制的地區,但是,它激起烏克蘭的民族主義,基輔的政治菁英覺醒,要回到俄羅斯的懷抱,已經不可能。普丁苦心經營的歐亞經濟體,形同破滅。
俄羅斯人喜歡下棋,普丁是高段棋士,但俄羅斯外強中乾,普丁無力解決經濟民生,劍走偏鋒,以外交和軍事冒險,來振奮民心鞏固地位。川普如果正常的話,應該很快就會知道上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