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反對派的真面目(馮建三)

3293
出版時間:2017/08/01

「委國反政府抗爭 4個月逾120死」。近日,很多關於委內瑞拉的報導,都是壞消息不斷。但是,誰在殺人?
外電的報導從不追蹤,這就等於誘使讀者自動對號,以為委國政府就是殺人犯。實情複雜許多,若要簡述,反而應該說,反對派草菅人命。
委國周日舉辦的制憲代表投票,短暫3日致死15人,原因及身分仍待確認(但執政黨候選人至少兩位遇害)。惟美國教授與社運人士在2003年創辦,記者來自澳洲、英國與德國的「分析委內瑞拉」(venezuelanalysis.com)網路媒體查核了相關紀錄,指出至7月21日已經亡命的108人,無法確認或有爭論47人、意外或打劫而誤觸商家電網致死17人、維安人員執法誤殺13人,因反對派直接暴力或路障及挺政府而死是31人。
反對派當中的暴力激進份子不但殺人多,同樣或更讓人駭異的是他們的階級與種族傲慢。鑽研拉美政治的美國研究者奇卡雷歐-馬赫(Gorge Ciccariello- Maher)博士說,2002年的兩日政變,相同的這批人造成66人死亡。這次,不但施放暗槍,他們再以自製的迫擊砲攻擊維安人員,看到皮膚黝黑又窮酸相的人,輕則惡言相向與霸凌,殘暴與嚇人的是他們竟然還有當街燒身,等於焚殺致人於死的紀錄,其中,非洲裔的費格拉(Orlando Figuera)在5月20日的遭遇,影像至今仍然存放在網路空間。

殺人多內部也不滿

面對這些設置路障與施展暴力行為,乃至殺人與攻入法院及公立醫療與社福機構的行動派,維安人員仍然不能就是傷人有理,誤殺也不成。但是,違法的這些政府人員已經遭到羈押與調查,其遭遇與逍遙法外的反對派暴力份子,不可同日而語。事實上,反對派當中採取溫和路線的人,同樣不滿;比如,國會議員、一直也都在對抗委國執政黨份阿巴羅多(Angel Alvarado)就說,「我們實在不知道怎麼控制他們,讓人嚇死了,擔心他們會整個豁出去,壞了我們的戰鬥。」
現在,30日的制憲代表投票已經結束,出乎意料的是,在反對派強大杯葛下,高達800多萬人參與投票,比反對派在2015年底得到的773萬票,居然更多。
驚嚇之餘,反對派已經調高他們的數字:選前,他們說只有7%的人會投票,如今,反對派說,人數可能多些,是12%,官方說的41.5%投票率,是造假、是灌水。

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