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台灣有國家人權委員會(黃怡碧、黃嵩立)

1733
建立時間:2017/12/07

公民團體自1999年開始倡議設置國家人權委員會,但政府一直未採取行動。蔡總統今年1月承諾,年內將有明確決定;國際人權日即將到來,政府應公布其設置規劃。在法治國家,保障人權是政府的首要責任,政府每一部門,都應是為了保障人民權利而存在。國家人權委員會是一個由國家設置,但獨立於政府的機關,它有兩方面的職權:一、監督政府克盡其保障與促進人權之義務;二、向政府的立法、行政、司法各部門,就人權事務提出法律和政策建議。
政府草案中人權委員會設有十餘位委員,領導一兩百位職員;受限於人力和資源,它應該著力於指標性議題,例如針對造成系統性人權侵害的政策進行調查,促進政府與社會對話,並指出改善方向。為協助理解其功能,以下舉例說明,若台灣有國家人權委員會,可以進行哪些工作:
一、主動進行全國聽證和調查,理解低薪、長工時家庭的生活狀況。收支是否平衡?家庭裡的照顧工作由誰負擔?小孩由誰照顧?若沒有這些數據和資料,如何得知勞動者的真正需求?如何確保勞動條件和生活狀況得以逐步改善?人權委員會根據聽證和調查結果,向行政院、立法院提出建議,並監督《勞動基準法》的修法與執行。這些建議是依據調查結果、社會參與以及國際人權規範,政府雖未必照單全收,卻無法置之不理。若人權委員會設置在監察院,委員享有彈劾權,其監督強度更高;大多國家的人權委員沒有這項權力,必須靠更多的溝通,說服政府採取適當的行動。

政府有責實現人權

二、接受人民申訴,進行調查。例如,受迫遷者提出申訴,人權委員會應就迫遷事實進行調查,包括理由是否正當、行政程序是否完備、安置補償措施是否合適。人權委員會可提醒行政機關、可協助訴訟、可向法院提出法律見解(提醒法院不要僅依據地主的財產權進行審判,而應同時保障住民的居住權)、可以建議中央政府制訂更嚴格的都市更新審查規範。
三、主動邀集教育部官員,理解其人權教育和性別教育的主張和政策,並協助教育部參考人權教育的國際規範,包括教育目標、方法、教材。人權委員會無法指揮教育部,其意見僅為專業諮詢的性質。但若人權教育是教育部的職責,教育部就有遵守和回應的義務;若有不同的主張,也應向國人說明。
受限篇幅,無法一一列舉工作項目。必須澄清的是,實現人權是政府的責任,包括擬定國家人權行動方案、建立人權保障制度、落實人權義務。國家人權委員會的權責是監督與諮商,其功能的達成繫於三個特性:(1)獨立:人事、經費、運作獨立,調查的執行和結果的發布皆不受外界干預;(2)多元:人權委員組成要反映社會的多元性,關注各種不同議題、理解人權問題的多重面向;(3)職權:由法律賦予調查權,向公私立機構和個人調閱資料、進行訪查,並能與立法、行政、司法機關互動。台灣必須迅速訂定「國家人權委員會組織法」,讓人權委員的舉薦過程公開透明、具有人權專業,也給委員會足夠職權,以保障、促進每個人的權利。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