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理沙盒:強心針或一場空(陳弘益)

2254
出版時間:2018/01/01

監理沙盒(Regulatory Sandbox),旨在藉由適度開放金融科技產品於特定時間場域進行測試及檢驗,突破過往僵化的金融法規,鼓勵產業創新發展,同時也保障投資大眾權益。自2015年英國開始推動以來,受到世界各國金融監管單位相繼仿效,我國在朝野共同努力下,於上月29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正式引進上開制度。繼2014年有關當局制定《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開放第三方支付及2015年透過「證券商經營股權性質群眾募資管理辦法」引進股權群眾募資後,再次為我國金融科技發展寫下新的里程碑。
法規範的鬆綁固然對於金融科技產業有著重要意義,然而回顧我國過去數年間的發展,不僅第三方支付尚未在日常生活普及,股權群眾募資也並未帶來熱絡的市場交易,與政策期待有著落差。本次監理沙盒制度的引進,是否能為我國金融科技發展打下一劑強心針,進而躋身金融科技先進國家,又或者再度期望落空,值得省思。

應速確立政策方向

首先,當前各國監理沙盒制度仍在起步階段,在仿效其立法規範的同時,更應該持續追蹤其監理沙盒之企業之類別及運作情況,探究利弊得失。過往歐美其立法發展較我國進步數十年,相關理論基礎深厚,案例累積一定數量,法律之繼受有其深遠意義,然而金融科技相關法律制度,可謂是近幾年才興起,仍在試驗階段,一味引進缺乏探究,恐無法發揮成效。
其次,金融科技在各國的發展上,其功能有所差距,據英國劍橋大學報告指出:英國有高達7成的網路金融應用在企業融資,而在美國僅有不到2成,中國則為4成左右,可見同樣是金融科技,在各國有其不同的角色,法規範理當應而有異。據《金融時報》報導,為此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在2016年與劍橋大學合作,針對數萬名網路金融募資及投資者進行大規模調查,深度了解網路金融的功能,作為其修法的重要依據。本文建議有關當局應盡速釐清金融科技在我國的發展定位及目的,確立適合的政策方向,避免過度追隨金融科技大國政策,而最終未能掌握其立法技術核心。

布局不該局限台灣

再者,金融科技的布局不應僅僅局限於台灣,而應該放眼全球。近期,中國京東金融大舉進入東南亞市場,以約150億元新台幣與泰國最大零售業中央集團達成合作,透過當地購物中心等通路拓展第三方支付業務。京東金融在微信支付及支付寶兩大巨頭在大陸市場的夾殺中,突破重圍,於海外市場創造利基,值得台灣作為參考,特別是當前金融科技應該考慮結合政府新南向政策,發揮綜效。
未來透過監理沙盒所孕育出的金融科技,是否後續能有政策支持,形成戰略式布局,立基台灣走向世界,將會是我國金融科技能否進一步興盛的關鍵。
金融科技近年在全球興起,對於以科技立國的台灣而言是一個很好的機遇,如何把握千載難逢的機會,跟上世界潮流,進而引領金融科技產業,重回亞洲四小龍之首,值得各界期盼。

日本名古屋大學法學博士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