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應如何看待建物安全(呂欽文)

1223
出版時間:2018/02/10

台南維冠大樓倒塌剛滿兩年,再度發生花蓮建物因地震發生災變的悲劇。每當社會上發生災變,總會瀰漫著檢討究責的風氣。這本來是好事,亡羊補牢猶未晚也。但也不可否認的,因各方資訊的落差及特殊情緒的感染,討論很容易失焦,而流於民粹式責難追打;甚而促使公部門作出不合乎比例原則的決策,埋下另一波爭端。

談建物安全,及其因應之道,首先必須對「安全」這件事建立務實的觀念。在現實環境裡,所謂「安全」只是相對的,願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就能換得何種程度的「安全」是基本道理;譬如汽車的安全氣囊,要多少個都做得到,但當發生危害的機率,與價錢、舒適的損失不成比例的時候,在實務上是會捨棄對微乎其微之危險作防範處理的。
在建築設計上也是同樣的道理。不是做不到任何級數都震不壞的結構,但一個巨大的柱子,一間間窄小的空間,那樣的成本及生活品質,是沒辦法吸引一般人購買與使用的。
人類社會的進步歷史,從某個角度來看,是不斷尋找「慾望(安全)」與「代價(成本)」 間平衡點的歷史。每經過一次事故,平衡的座標就會往某一個方向移動。
因此,在建築安全的問題上,消防及地震的設計標準一直是被不斷修正的區塊。不只是國內如此,國外也因為新的行為模式及新工法、新材料的發展而不斷更新相關數據;也會因為地域性的關係,會發展出針對性的防災標準。

人為疏忽抵消設計

921及近年數次大地震造成的傷害,暴露出了過往的防震係數是否應依地質狀態重新考慮的問題,未來很可能朝向多花成本,追求更高的安全係數的方向發展。
但是另一個重要的問題如果沒有解決,是會抵消所有高標準設計與高成本建造出來的成果,那就是人為的有意或無意的「疏忽」。
建築物生命周期可以分成幾個階段:一、基地地質環境調查;二、建築與結構規劃設計;三、建造許可審查及取得;四、施工營造;五、使用維護。每一個環節的「疏忽」 都可能埋下建物危險的因子。就以維冠大樓來說,是地基調查不實在先,結構設計「輕忽」在後,加上施工營造「不以為意」地降低材料規格而釀災。這次的雲門翠堤及統帥災變,很可能又是地質狀況掌握不確加上使用維護不當所造成。這幾件事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設計規範不是大問題,而是不同階段的「人為輕忽」累積了造成悲劇的能量。坦白說,業界都知道,921以後耐震規範調整後,如果按照規範設計,要倒很難,除非施工不當,故意偷工減料。
於是乎,追求建物安全的矛頭,很容易就指向誰在「監督」的問題。從前述的建物生命周期來看,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監管單位。基地調查由技師公會自主品管、規劃設計由建管處審查許可、施工營造則由建築師及公家建管單位共同勘驗監督、使用維護也是由公家建管單位監管查報。每一個環節的監督失能,都可能讓建物在被輕忽的狀態下通過一個個的門檻。不是哪一個環節特別加強就能排除所有危害的可能。
要建立適格適能的建物安全監管機制,個人與業界長久以來討論的心得提供大家參考:
一、加強各業的自主品管能力:不論是地質鑽探、規劃設計、施工營造都要承擔起自我監督、品質保證的本職學能,不待他方監督,就能繳出各自專業的最佳成果。

違背職能勒令退場

二、加強各業的退場機制:前述要求自主品管是趨近道德訴求,需要輔以嚴格的退場規定,如經查證發生重大缺失,尤其是違背職能之行為,就應勒令退場。這也包括例如我們建築界常發生的借牌行徑。
三、加強勘驗能量:社會上常拿建築師勘驗不實作為建物發生災變的箭靶。社會大眾應該知道,一個施工場所有多大,數以百個工人所施作的結果需要有多少人力去查核?一個監造建築師即使有九頭六臂也做不到大家期望的每根鋼筋都綁對的程度。即使增加監造人力,讓建築師全副投入營造廠的監造工作,這可又是國家考試賦予建築師的使命?社會大眾不符實際現況的期望、不符實務作業的要求、與不符專業分工原則的權責,其實只是自欺欺人的做法,對建物安全沒有幫助。建築界歡迎第三方參與監造的可能發展,但必須考量公部門與起造人的人力成本。因此,對品質的要求,前述自主品管與退場機制是我們認為最直接有效的做法。
四、加強民眾危機意識:民眾種種違章行為,以及不願面對身處的環境與建物狀態,絕對是造成建物危機的重要因素。任意改裝,短時間內沒問題,長久之後卻會是敗壞節點。明明身處潛變區,也不願進行查勘,發生災變還能怪誰呢?個人其實非常反對政府扮演全能的角色;不同的保費可以得到不同的保險產品,而民眾能給多少稅金,才可以期望全險的保障呢?凡事由政府負擔甚至出事要求國賠,其實是養成民眾依賴心理。長不大的民眾永遠是社會潛在的危機。

第15屆中華民國傑出建築師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