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日本「核食」管制談風險管理(姜至剛 孫銘宗)

1108
出版時間:2018/02/10

日本核災地區食品是否解禁,近日爭論重點已聚焦於「開放vs.不開放」,或「親日賣台vs.捍衛健康」,缺乏理性論述。
2011年3月11日,日本福島發生核電廠事故時,我國於3月14日採取第一道管制措施「凡日本政府禁止流通的食品,統統不得進口」,25日再宣布福島等5縣產製食品全面禁止輸台。核災事故甫發生之際,輻射污染層面尚不明確,在「健康至上」的最高指導原則下,採「全面禁止輸入」的管制策略,值得肯定。
2013年9月,福島電廠仍被發現百噸受輻射污染的水流入海中,韓國遂將管制對象擴大到8縣所有水產品,並加強核輻射檢測;日本則透過WTO爭端解決機制,控訴韓國管制措施。2017年10月18日爭端解決小組作出結論:如未能於規定期間內提出新事證反駁,韓國最遲須於2019年底解除管制禁令。
因福島核電廠仍有輻射受污染的水排流入海,對健康危害的風險較高,韓國政府管制固為有理,卻仍面臨WTO爭端解決機制敗訴之不利結果,顯見管制核災地區食品不能僅考慮單一面向。台灣若想在自由貿易架構下擁有競爭力,勢必要和國際接軌,以更科學的方法管制日本核災地區食品。以下,本會提出四個面向,提供參考。
一、食品安全:我國自2011年3月26日起,對福島5縣所有產品採暫停食品輸入查驗申請之管制措施,迄今年1月25日止,檢驗輻射殘留量之產品共計11萬5653件,其結果均符合我國規定,僅220個樣本被檢驗出含微量輻射,且皆未超出我國標準。因此,就食品「本身」而言,輻射風險自當極低。

地域性管制不科學

二、風險管理:目前我國所採管制手段,係針對福島5縣所生產之食品全面禁止輸入,實有未妥。因該管制無法排除原料來自核災地區而於他處所生產製造之食品,且魚類於水中自由來去根本無法確認地區,顯見「地域性管制」並不科學。遑論因此而衍生之進口商「產地改標」問題,以及其他地區仍有輻射值較高的漏網之魚試圖闖關進口,形成管制漏洞。因此,如主張以「高風險食品管制」,將管制重點放在高風險食品,應屬正確作法。
三、國際貿易:我國市場規模較小,因此必須利用各種手段在夾縫中求生存。如果開放食品進口是日本「有求於我」之處,則可以此做為與日本的談判籌碼;與其讓日本施壓迫使我國被動接受,何不「化被動為主動」,積極換取我國「有求於日」的東西。如果真要說開放解禁有害,也是「兩害相權取其輕」的一種選擇,並非所謂「犧牲國人健康」的賣台行為。
四、正本溯源:日本政府的訴求是「開放食品進口」,亦即就算我國同意解禁(仍維持高風險食品管制),只要國人不買、不吃,對健康影響也極為有限。因此,與其爭論是否開放輸入、喪權辱國,不如嚴格要求各項管制到位,並加強食安風險溝通以確保國人的「知情權」,進而保障其「選擇權」。這樣才是就事論事、真正捍衛國人健康。
日本核災地區食品進口問題涉及諸多層面,國人極度焦慮的心理可以理解,但在此同時,一定要保持理性與科學,才能在「國人健康」與「國際參與」取得平衡,營造雙贏局面。

姜至剛 / 台大醫學院毒理學研究所副教授
孫銘宗 / 台灣食品安全促進協會秘書長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