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時代的風吹起平權的夢(楊嘉宏)

1187
出版時間:2018/03/09

我是一個在國中任教超過20年的老師,228、威權統治、白色恐怖,這些議題在我就讀中小學時的教科書是很片面模糊的,老師也不太會在課堂上公開討論,因此我一直以為就是有些叛亂份子想要破壞台灣的安定和諧,被義勇的軍警弭平暴動。隨著一黨專政時代逐漸瓦解,過往政治迫害的苦難歷史在追求轉型正義的氛圍裡得到解密,雖然課綱的爭議仍未止息,但現在的中小學生比起以往更能從學校教育、紀念活動、媒體網路,甚至是廣受歡迎的《返校》電玩及小說中得到更多的理解與學習,期望台灣的民主不再重蹈過往的血路,每個人都能得到更多的自由與公平。

鼓勵勇敢活出自己

搭配著民主、平等、人權等教育的啟蒙,青少年也從《哈利波特》、《飢餓遊戲》、《移動迷宮》、《分歧者》等等熱賣小說、電影裡,不斷地看到僵化的社會分類製造出不願分享權力的優勢群體,透過各種制度與手段霸凌其他弱勢群體或消滅無法分類及跨界者。終於,不願再忍受壓迫的群體起身反抗權威、更有反省能力地追求個人及社會的解放。這些青少年讀本除了批判權力的傲慢外,也鼓勵女性、孤兒、非傳統性別表現與愛戀關係等群體勇敢活出自己,異同共創更適合所有人生存的新世界。
時代的風不停地吹動著僵化的政治與性別分類,許多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陰陽人等多樣的同志生命,逐漸勇於走出主流異性戀強勢標準壓境下不可言說、不可現身、不可平起平坐的世界。從我開始教書起,幾乎每一屆都會遇到同志學生跟我訴說心事:是否及如何對喜歡的人告白?父母警告孩子當同性戀會得愛滋;以及規劃未來如何離家才能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當我上課請同學寫下性別教育想討論的議題時,每班得到的答案除了各種性好奇外,一定也有很多關於同志的討論:老師,我參加的陣頭有一個很娘的GAY,雖然我很愛嘴他,但他很照顧我,是我的好朋友,但為什麼大家對同志跟陣頭會有這麼多刻板印象?
而在諮詢中小學老師期待開設的性別平等課程的訪談裡,許多老師也都急迫地反映需要更多同志教育、多元家庭等教師增能課程,如同對威權統治的不了解與再進修,師資培訓不一定接受過同志教育的老師也很擔心自己無法適當地傳遞資訊,會傷害學生並加深刻板印象。老師們也很不解立意良善的《性別平等教育法》希望中小學透過同志教育教導學生接納自己與他人非異性戀的多元性別表現與愛戀關係,但卻被少數家長質疑,甚至被特定團體放大成不願負責的性愛大補帖,甚至要在今年提出公投案禁止中小學實施同志教育……。

自由思潮進駐人心

歷史告訴我們,威權時代利用血腥鎮壓、思想箝制等手段想要永久鞏固單一政權的幻想持續瓦解,民主自由的思潮已進駐人心。而在這個資訊流通多元快速的新時代,想要蒙住學生眼睛、不讓孩子看見台灣同志如同當時的政治思想犯般,仍不斷遭受社會抹黑排擠、無法公平自在地發揮自我的處境,終究會被記錄在台灣的民主教科書內。至於接受同志教育會不會讓中小學生變成同志呢?我想說:親愛的家長,您們不會因為無法掌控孩子的政治傾向,又要求將公民教育改為品格教育吧!

國中教師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