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檢署不是免費討債公司(吳忻穎)

4098
出版時間:2018/03/09

廖緯民教授於3月7日投書《台灣是詐騙共和國嗎》一文,質疑檢察實務對於假性財產詐欺案件大量不起訴處分是否符合《刑法》學理。檢察官的決定確實應該受到檢視,但是,該文對於偵查實務的程序、假性財產犯罪的偵查實務實體認定容有誤會,為免大眾受到誤導後將大量民事案件送到警察局、地檢署,癱瘓刑事偵查之品質,有必要予以說明。
一、傳喚證人與調查證據必要性。廖教授文中說,在其「深度關注」的那件案件中,「地檢署不僅偵查程序極端粗暴、單面向偵訊壓制被害人、拒絕傳喚證人、率性破壞案情」;不知道教授所「關注」的那件案件,這位委曲的「被害人」所說被騙的「案情」到底是什麼?那件案件中的告訴人到底是聲請傳喚哪些證人要證明什麼事情呢?
所謂調查證據與證人,是要看與構成要件事實的關聯性與必要性的,不是告訴人聲請調查什麼,都要鋪天蓋地亂查亂傳一通,否則,對於被告與無端牽連進來的證人,會造成很大的不方便。不然,如果告訴人聲請傳喚靈媒或神職人員,或是要被告或證人斬雞頭發誓,或是要賭一把出門會不會被撞死、被雷劈,以證明誰說的是實話,檢察官都要做嗎?大家不要笑,真的有這種事情!這種事情,大家認為檢察官要傳喚或調查嗎?

民事案件拖垮偵查

二、詐欺罪之構成要件。依照《刑法》規定,詐欺罪乃定式犯罪,必須依照這個順序進行:1.行為人施用詐術→2.被害人因而陷於錯誤→3.被害人因而交付財物。以上環節必須環環相扣而有因果關係,且不能倒過來。
此外,所謂的施用詐術,不是單純欺騙感情,就叫做騙,否則,我們從小到大不知道「騙」了自己的阿爸阿母多少次?如果是出於親情或男女關係交往而答應借錢,這種在經驗上都不叫詐欺犯罪,但實務上很多人與男女朋友或配偶分手後心有不甘,於是請檢察官幫他討回多年前的「情債」,這才是偵查實務上大量不起訴處分的原因之一!
接下來的問題是,借錢不還就是詐欺嗎?法律可不是這麼說的!重點在於「借」錢之初,行為人是不是一開始就不打算還錢了。這點很難證明,所以需要很多間接證據拼湊,實務上不起訴的原因都是查不到證明被告初始就有不打算還錢的證據。
三、地檢署不是討債公司。教授文中又主張「此等所謂的『經檢察官偵查結果,認為屬於假性財產犯罪案』,由於不起訴處分、再議、交付審判制度的功能薄弱,經常就逃脫刑事、轉為民事,最終淪為無法追討的呆帳;造成人民巨大的冤屈與損失。」這可能要請教授說清楚,您所「關注」的這件案件,被告當初到底是怎麼「騙」的?這位可憐的「被害人」當初是基於什麼原因借錢的?
實則,該文的認知,與現今偵查實務的困境有所不符。只要有點刑事司法實務經驗的人都會知道,因為打民事官司要錢,到地檢署告人不用錢,導致實務上大量單純民事案件遁入偵查實務,把偵查能量拖垮的事實!

公開不起訴處分書

誰不知道借貸有風險?如果有人跟你說自己缺錢,所以需要錢,你難道不需要自己評估風險嗎?沒有評估風險,要不到錢,又不願繳納低廉的民事裁判費用,就跑來地檢署告,利用免費的偵查資源幫你找人,甚至發動警察資源拘提、通緝,合理嗎?對於一個資金周轉不靈導致還不出錢的債務人,公平嗎?通緝的刑事司法資源是這樣用的嗎?大家知道免費的刑事偵查資源,其實是納稅人全民埋單嗎?如果全國檢察官一半的案件都是這類討債案件,哪裡還會有資源與能量偵辦真正的集團犯罪?
筆者相信大多數的檢察官並不擔心不起訴處分確定之案件書類被檢驗。只要將確定書類公開上網,教授所「關注」的案件,不論是原先地檢署的不起訴處分書,或是高分檢的處分書,就會被公開,讓全民檢驗,到底是檢察官的決定有問題,還是當事人聲請調查的證據有問題,案件背後到底有什麼「玄機」與「情債」。
教授這篇投書所凸顯的問題,正是去年司改國是會議期間大家討論的「濫訴」關鍵議題。筆者認為,法務部應該發個新聞稿,將教授所「關注」的案件書類公開說明,並考慮將不起訴處分確定之書類公開,才能讓民眾發現,如今的偵查資源是怎麼被濫用、被癱瘓的!這是個很好的法律教學案例題材,法務部應該正視。

新北地檢署檢察官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