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新教長要解決的幾道難題(張惠博)

2353
出版時間:2018/04/17

教育部前部長潘文忠前天辭職獲准,昨天確定由東華大學前校長吳茂昆接任,各界對於繼任者有若干期待,其實,教育的本質之一,就是不斷地解決問題與追求進步。除了台大校長遴選爭議,有不少關心高等教育的大學教師投書,籲請雙薪教授的改革、玉山計畫與教授加薪、以及公開狼師數據等,是繼任者需著力之處。

另外,全教總理事長張旭政也表示,潘部長在其任內,讓高中以下的教師看到好的變化,也感受到對教育人員的友善,然而,高教問題錯綜複雜,也盤根錯節,原本就難以處理。
前述雖僅是少數個人看法,但因皆屬長期關心教育議題,應有相當程度的代表性,也說明了教育部長的確難為。實際上,熟悉高等教育事務,未必具備中小學經驗;專精中小學經驗,對於高等教育恐欠實際歷練,甚且,具豐富教育行政經驗者,對於學術領域恐亦難深入涉獵。縱然擁有各階段教學實務經驗,甚或能跨行政與學術經驗者,對於教育的價值與社會、經濟、文化、政治的關係,亦應有全面的認識。學經歷也只是客觀的條件,是否適合擔任教育部長,仍有主觀條件,例如專業、能力與識見,如何被看見?

不同見解鴻溝日深

我國的教育,確實面臨若干難題,已到了必須正視與解決的時候。可惜,這些年來,因著傳統的思維,使得若干改革不僅不見成效,更加深了不同見解族群間的鴻溝,課綱改革即為其中一例。其次,多數高職的畢業學生,仍以升學為首選,論者僅能批評職校教育現狀,無力改善現狀。然而,高職與大學之間,相關課程如何銜接?現階段的4年制科技大學,是否適合每一位高職畢業生?理論是否太多?如何在課程上,更具實務與彈性,以接近現實社會的職場需求。當然,給予各大學更多辦校的空間,以彰顯各大學的特色,若然,相關大學也會更負責任的愈辦愈好,以提供學生能根據一己的能力與志趣,做清楚的選擇。
環顧目前國中階段的教育,因各學科的分量與難度,迥異於小學階段,不少學生皆會碰到不同程度的學習困難,倘因家庭無法給予關心,學校也未能提供及時的協助,這些學生在課業學習上就顯得吃力。想起有次出訪德國小學,校長分享了她如何照顧那些由其他國家,因不同理由,隨著父母來到德國的學生之經驗。她說,當學校放學了,這些孩子的父母,因仍須加班,工作到夜晚,所以,學校有責任陪伴他們。校長說,這些孩子,將來都要在德國落地生根,我們得協助他們,將來才不會成為國家的負擔。這些年來,筆者總是以這樣的經驗,感謝與分享給第一線的中小學教師,希望我們的課後輔導也能落實到需要協助的孩子身上,這些孩子,更需要教師關注。

集合公私部門資源

科學S(Science)、經濟E(Economic)、教育E(Education)、民主D(Democracy),SEED,合稱為國家的種子,而教育更是科學發展、經濟繁榮、落實民主的基石。看著各地的家長團體,是那樣的關心與支持教育,盼教育決策者能彙整這樣的力量,提出集合公私部門資源、全方位的人才培育計畫。筆者因長期擔任師資培育的工作,常說:教師需要鼓勵。然而,經歷了近20年來的教育部長,不禁也要說:部長也需要鼓勵。

彰化師範大學前校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