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管案說明了台大的自我消解(杭之)

5643
出版時間:2018/04/17

台大校長遴選風波延燒了幾個月,終於把教育部長逼下台了。潘部長請辭發聲明,臨去一掌,掃了一堆人,主要的當然是台大當局與管中閔。聲明大致意思是說,台大校長因前任涉抄襲風波以致改選,結果又鬧出一串爭議,教育部為了釐清爭議,要求台大及遴委會查明,卻遭到泛政治化的攻擊,甚且對相關疑義不正面回應,或以模糊帶過,乃至以擱置方式不處理;而當選人面對各項爭議則選擇不甩,任憑疑義蔓延。幾經思考,不幹了,期望各界理性思考。
這幾個月刀光劍影,外人不一定看得清內情。但從傳媒得到的認知,部長的怨言似非全是無的放矢。這邊祭出顏色,說綠營「卡管」,另一邊說有疑義;台大則說,沒問題,一切合法,你尊重「大學自治」,任命就是了。那邊再拋出黑材料,指控當選人「疑似違法」赴中兼職;另一邊也不甘示弱,說你們那邊也有,如何如何。
鬧了幾個月,這事恐怕很難平心靜氣處理了。過程中,壁壘分明,堅壁清野,特別是台大當局,一個事關根本價值的「利益衝突」問題,可以若無其事,事前不知不覺,事後你說你的,我說沒問題就沒問題,從頭到尾只要人家「尊重大學自主」,好像台大是一個「治外法權」。台大甚至還出現教授領軍的「行動團體」,彷如對岸當年文革時「西糾」「聯動」之類的武鬥團體,要保衛這保衛那。就此而言,不管這事如何結局,台大可以說是分裂的,這樣的台大是怎樣的台大呢?

迴避批評不想求知

20世紀前半,德國多災多難,一戰戰敗、威瑪民主實踐失敗、納粹荼毒,思想文化等精神領域飽受摧殘,大哲雅斯培(Karl Jaspers)面對這艱難情境,思考精神重建之道,賦教育以重任,特別是大學,認為德國要重生必須建立新政治基礎,清除極權遺毒,培育新國民。
在他看來,大學是尋求真理的存在共同體,其最根本的理念就是要促進人與人之間永不設限的交流,人與人的交往是你與我的對話和敞亮,中斷這種對話關係,會使人類萎縮,因而沒有交往精神的教育,將會淪為人為的訓練和控制,阻礙學生主體性的發展和自由的生成。只有通過理性的交流,真理才會顯現。
這樣的理想要靠每一位學生和教師來實踐,如果那些為實現大學理想的活動被消解,失去了大學的理念,那麼,單憑空洞形式的組織建制是不能挽救大學生命的。在雅斯培看來,納粹上台前,德國的大學已經到了自身消解的地步了,所以,大學的改革最重要的是重新標舉大學的力量和觀念。
面對深重的精神沉淪,雅斯培的反省深沉厚重,這裡只能拾其一穗。
借此關照「管案」的爭議,我們看得到大學的理念嗎?那是一個尋求真理的存在共同體,還是一個「類文革式」的內鬥團體?在這個事件中,看得到人與人之間你我對話和敞亮的交往嗎?沒有。雅斯培一針見血指出,一個誠懇的科學家即便從不公平的批評那裡也可以受益,誰迴避批評,誰就是在根本上不想求知!
從這樣的高度來看,「管案」及其他種種,不知道是否說明了台大的自我消解,它只是一個叫「大學」的機構建制。
而從前從前,有一個人,叫傅斯年。現在,他還靜靜的躺在傅園。

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