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想超越藍綠 要先提出新價值(杭之)

2337
出版時間:2018/06/14

前幾天,國際各方的目光都注視著新加坡。美國總統川普正在那裡跟朝鮮領導人金正恩進行歷史性的會談,會後並且簽署共同聲明,勾勒韓半島的和平前景。一個將深深影響東亞的地緣戰略棋局隨之展開,有人甚至將此與1972年尼克森敲開中國大門相提並論。
在我們這裡,這個眾所矚目的世界大事跟AIT新館落成雖然也受到一些關注。但很令人感慨的是,在傳媒、在政壇,一個農產公司的總經理是否送紅酒的事,好像更重要,可以吵幾個月還沒吵完,還大動作政風查帳、司法開庭、議會質詢等等,儼然世紀大弊案。這當然牽涉到一些政治鬥爭,我沒興趣了解細節。但非常非常感慨的是柯市長講的一句話。他說,台灣過去在藍綠惡鬥、政黨惡鬥中互打,把自己打趴了。所以,他說,應該超越藍綠。

藍綠惡鬥不是全部

從解嚴以來,台灣在民主化過程中,藍綠政黨有激烈鬥爭、甚至惡鬥,是事實。但那不是全部。台灣過去約40年的歷程,是一個把威權權力分配到民間社會之內,並且讓立基於多樣公共領域之公民社會得以成長之困難的、長期的過程。簡化來講,是台灣公民社會成長的歷程。藍綠鬥爭只是其中一環,不是全部,不應該一竹竿打翻一條船。
從選舉或搞政治鬥爭的角度說,柯市長會這樣說,一點不稀奇。其潛台詞當然就是說,你們藍綠惡鬥都不好,我這個第三種選擇最好。這種訴求第三條道路的情形,在上世紀很多。這種訴求要有比較大、比較久遠的影響力,大多要伴隨新價值的提出,並且試圖提出可運作的新綱領。上世紀6、70年代蓬勃開展的生態社會主義就是一個例子。許多國家的綠黨是其政治實踐,而其代言人之一的Rudolf Bahro更著書立說,為新的社會生活邏輯、為運動提出精采的理論論證。

不能只是動聽口號

不管這第三種選擇的訴求在實際政治上結果如何,它提出的新的社會生活邏輯或社會生活價值,如綠色生態,如都市社會運動提倡的「住宅不是一種商品,而是社會權利」等想法,後來都滲入我們的政治社會意識中,也影響著主流政黨的政策主張。這應該就是公民社會最重要也最具健康生命力的「進入政治過程」。
可惜的是,在我們公民社會成長的過程中,應居其核心的「選擇運動」(alternative movenment),往往在獲致一點原始能量,還沒有把社會不滿或矛盾衝突之感情,淬鍊成一種新的、可以共享之文化取向或規範性價值,就急切功利地政治化了。柯市長4年前乘所謂「白色力量」之氣旋而起,主政近4年之種種,特別是他主導但又要撇清的吳音寧事件,最能反映這種困境與盲點。
公民社會中的新選擇運動不能只是一些動聽口號,白色啦、無色啦,等等,要能淬鍊出新的社會生活邏輯,可運作之行動綱領,然後「進入政治過程」。因此,可以超越政黨鬥爭,但不能超越社會生活邏輯的規範或淬鍊。
當像川金會這樣的遠方氣旋正在形成,我們社會生活的核心還有燃燒的火焰嗎?還是只有關心多少瓶紅酒?


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