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只能困在身分政治的牢籠?(杭之)

2869
出版時間:2018/07/12
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2年前川普式的政治風潮席捲,「身分政治」(identity politics)的問題被許多人拿出來討論。有些評論就認為川普的當選,是基層白人身分政治的反撲,是對一般意義之身分政治的抵抗。這裡所謂的身分政治是指一些人因性別、種族、族群、價值、宗教等集體的共同利益而採取的政治行為。他們根據各種根深柢固的行為習慣或思維,或者根據他們共同認可的價值、特點結合起來,護衛他們共同的利益。「身分政治」在人群生活中是無法完全避免的,但不加反省地展開,就可能導致「部落主義」(tribalism)的弊病。
因歷史-結構的原因,台灣的政治民主化過程跟「身分政治」之間有怎麼樣錯綜的關係,值得思考研究。隨著蔣家「侍從威權體制」的崩塌,舊有既得利益結構或群體,乃至民主化後多元社會的形成,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各種自主群體,構成當前錯綜多元的政治社會面貌。在這樣的歷史 - 結構大環節下,身分政治的痕跡出現。過去,這表現為所謂藍綠對立,現在,不只藍綠,各群體之間都可能出現錯綜的對立,而且跡象在擴大,滑向「部落主義」的趨勢很清楚。

前兩天,北檢就「三中交易案」起訴前總統馬英九等人。可以想見,「身分政治」乃至「部落主義」的種種,將如馬主政時「扁案」一樣,糾纏撕裂這個社會。獨派的「喜樂島聯盟」訴求公投,親中團體無孔不入的活動,也可想見其對立撕裂。這牽扯到諸多敏感的政治因素,還可理解。但一些原應扮演反省思辨之力量,卻很令人浩嘆地灑油添炭。
「管中閔案」風波就是一個例子,且已糾纏相當時日。最近,連教長人選任命,傳聞都牽扯其政治效應;不久前,兩年一度的中研院院士會議也高調表決,要教育部「遵照《大學法》規定及精神,執行校長聘任事宜」。足見管案還沒了結。

捍衛利益不顧一切

就像很多身分政治或部落主義的事例,我們社會的這類事例,也清楚反映「部落主義」的氛圍。他們表面上雖用了如「大學自主」之類的「大概念」,但他們其實並沒有用非身分認同的概念來思考公共利益,而只是不顧一切地去捍衛「部落」的立場和利益。以管案來說,兩方辯難經年,原可正常地從公民身分、法治、公民社會之類的政治秩序來尋求不同見解之間的對話、解決。然而,我們看到,從台大的校務會議,到中研院院士會議,看不到這種對話,只看到「部落」的立場與利益。都在不顧一切捍衛己方的立場和利益後,用最對立的方式繼續對立。
更可嘆的是,在捍衛「部落」的立場與利益上,可以不顧相關價值,沒有分寸感地胡謅些像「研討會論文不算正式論文,所以不必討論學術倫理」這樣的說詞。凡此,都可看出「部落主義」氛圍的瀰漫。可以想見,只要我們一直困在這種部落式的思維與情緒,我們就很難建立起基於公民身分的有序政治社會秩序。公民身分必須是基於「普適性原則和共同人性」,基於「我們人民」(借we the people名句)這一政治共同體歸屬的基礎。這都必須超越部落思維。
從管案之類事例的紛嚷,可以預見,馬英九案勢將使「部落主義」氛圍瀰漫。台灣社會真的只能宿命地困在「部落主義」的牢籠嗎?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