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一國多制的颱風假鬧劇

4809
出版時間:2018/07/13

颱風假北北基不同調,引來了以後類似狀況應如何處理的質疑。新北市長朱立倫當時人在國外,為了保險下令一律放假,因為如果颱風不大,放假勞工與學生都很高興,反對者也很難當事後諸葛亮;但若颱風大作,不放假就鐵定被罵臭頭。這等於買保險,放假對政客是好處多於壞處。
台北市長柯文哲與基隆市長林右昌沒下令放颱風假,但鄰居新北市卻放假,導致許多家住新北市,但在北市上班的民眾怨聲載道,一是不知自己應否上班,二是自己的新北市民身分應放假卻去北市上班,能不能享有補假或發加班費的福利?此外,也造成公司人力調度混亂的困擾。
此事不但民眾氣憤,縣市長們也互相譏諷,立下了不良示範。林右昌說:新北市放假「我們猜大概是因為朱立倫市長人在國外,怕被罵」。柯文哲更尖刻地批評:「新北20%的區域,綁架北北基80%的地區」。

混亂哪像現代政府

昨天多數位在北市的公務單位都照常上班,但文化部、客委會和原民會位於新北市就不用上班;而勞動部位在北市要上班,但其轄下單位如勞動力發展署以及職業安全衛生署在新北市,員工卻不必上班。政府連一個颱風問題都各吹各的號,如此混亂哪裡像個現代政府?
不過,即使混亂也好過事事都由中央統一決策。中國以前認為西方把地球按日夜的規律分為24個時區,每隔15個經度劃為一個時區,很西方中心主義,堅持全國一個時區,向北京時間看齊,是為中原標準時間。這不但違背天體運行規律,也使中國在諸多事物上很難與國際接軌,自煩煩人。前幾年終於屈服,也把全國按國際通則分成幾個時區了。事事中央作主,全國一盤棋,固然可以發揮很高的效能,但更多將忽視地方的特性,有如強迫所有的人穿一個號碼的鞋子,走不遠的。
民主分權制衡的國家把中央(聯邦)和地方(各州)的權限做出清楚的劃分,這不但保障了地方的權益,制衡了國家機器(中央)的濫用,也在地方自治的實踐中,滿足了根據地方個別不同的特殊需求而設計的政策。如果強制所有地方都服從中央的統一決策,那麼地方生命力不是因此而枯萎,就是忽視差異性導致政策失敗,甚至被迫走上梁山,造成動亂或者革命。強大的中央政府,總會傾向於對某些地方做出「內部殖民」的政策。

總結教訓建立機制

這次的颱風假風波給予我們寶貴的機會,就是各縣市長都應總結教訓,找出某種機制,可以在日後類似的事件中按SOP行事,有效、快速地恢復秩序,而此一機制的法理基礎是「地方自治」的理論、法規、實踐和經驗。這個基礎排除了地方偏執的本位主義,以社群主義為圭臬的利他主義精神所形成一整套可運作的共識。如果此次風災可以誕生出這樣的結果,將是台灣之福。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