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對台灣的威脅(施凱爾、雷紹爾)

出版時間:2018/10/01

我們兩年前訪台,有幸拜會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所領導的民進黨政府,當時大約是23歲的鄭捷在2016年5月,前任馬政府執政期間遭處決的6個月後。我們和支持廢除死刑的新政府官員見面,得知蔡政府的政策將廢除死刑列為最終目標。我們樂觀認為,台灣會持續朝廢死方向前進,蔡政府會堅決維持暫停執行死刑。

恢復死刑民主倒退

但我們聽到李宏基在2018年8月31日無預警遭處決,心中驚訝又失望。這是蔡政府首次執行死刑,我們也希望是唯一一次。許多評論家都認為這起處決會對台灣希望和他國建立更強固關係的努力帶來負面衝擊。處決的時機,正好就在許多人認為台灣在已開發經濟體中的國際聲望和地位(包含人權紀錄)已攀升至高點的時候。這項處決讓台灣的國際聲望和地位全都岌岌可危。
台灣在2009年將《兩人權公約》國內法化,自主同意遵守《兩公約》的人權標準和目標,其中包括最終廢除死刑。台灣政府過去10年透過前述和其他種種進步作為,成為亞洲新興的民主與人權模範。法務部長蔡清祥在李宏基案的聲明中,雖堅稱廢除死刑仍是台灣的長期目標。不過我們擔心,因為恢復執行死刑台灣已往後倒退一大步,危及其國際聲望。

別讓輿論主導存廢

台灣恢復執行死刑的作法,也可能是政府逃避問題的手段。這個想法乍看之下似乎有點詭異,因為民意常被當成是台灣無法廢死的原因。不過,這種說法根本誤解民眾支持死刑一事的本質。首先,「支持或反對」這樣過度簡化問題,忽略了例如民眾對死刑議題感受是否真的有那麼強烈、是否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廢死,以及他們知道了死刑的殘酷之後,是否仍會義無反顧支持。政府不該讓輿論主導死刑存廢辯論,也不應被拿來作為背離人權承諾的理由。決斷領導能力才是關鍵,決斷領導力才能終結死刑,被動等待民意轉向無法。在國際上,支持死刑的聲音已漸漸減弱,而死刑亦被視為過時的刑罰。
李案還有許多疑問待解,包括李的刑期為何從一審無期徒刑到上訴後卻加重為死刑、他有長期且嚴重的精神障礙、不願上訴或尋求總統特赦等。
李案呈現的問題,正好顯示死刑議題的複雜性。死刑並無法有效遏阻犯罪,而只要是還有死刑的地方,包括台灣在內,就會有冤案和誤殺無辜者的問題。就在李宏基被槍決前一天,台灣高等法院作出史上第三高冤獄賠償金的裁決,以補償坐了10多年冤獄的前死刑犯鄭性澤。

點亮亞洲人權燈塔

我們了解,台灣政府與其他民主政府一樣認真保護人民安全,但卻保留可能讓無辜者受害的法律。我們當然知道台灣的司法體系有一些補救措施,但不免還是要指出一件矛盾的事:台灣怎能先承認差點錯殺一位無辜者,卻又馬上處決另一人?
再次訪台,再次有幸拜會政府官員和公民社會。我們對台灣處決李宏基深感失望,但也察覺到台灣在其他人權領域的進步。
我們依然樂觀認為,台灣最終將成為亞洲的人權燈塔,其光芒不會因為殘酷的慣常作法和不人道的法律而黯然失色。台灣要成為人權燈塔,就必須恢復暫停執行死刑,進而最終廢除死刑。我們期望和台灣政府合作,以達成此一重要目標。

施凱爾╱英國工黨國會議員
雷紹爾╱英國「死刑計劃」執行長、律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