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聞自律的動盪過程(趙哲聖)

868
出版時間:2018/10/12

在雙十國慶演說,蔡英文總統首度把「假消息」納入國家安全布局,政府將建立查核和通報機制,共同因應這些假消息對社會穩定所帶來的破壞和衝擊。
捨棄過往國慶談話多在兩岸重心,這次嚴辦假消息的決心成為亮點。近期政府對「假新聞」問題高度重視,守勢上,要求各部會積極澄清、防範;積極上,官員或政治人物卻整天把假新聞當口頭禪,尤以年金改革、香蕉農產品價崩、災變緊急措施不當的這類假新聞,因讓政府施政困擾、無臉、被打槍,而成為官員所說假新聞亂源。
「假新聞」這三個關鍵字,對政府公單位、新聞記者,和當整天愛發文看LINE的網民來說,存在著定義不明、各取所需,到「關注焦慮或疲勞」的浮動認知。

建立即時澄清平台

然而,由政府來定義各類假消息真偽或假消息背後目的,以「立法」防堵資訊流通,此舉不但窒礙難行,難以界定假新聞,並會極化社會對立,更導致言論被限縮的負面社會效應,只會更亂,改善有限。
首先,當前連網手機螢幕生活,假訊息傳播速度飛快,這已經是全球性問題。政府施政的良善,本就可受公評,媒體監督政府,網民靠北爆料,已成為各司其職的現在進行式。所以就政府公共體制的作為,做好訊息溝通,建立資訊公開,保持即時澄清與公告的平台,這本是謙卑政府的正當作為,澄清、澄清、再澄清。
但政府官員必定要減少「假新聞」詞彙的使用,由掌有權力的人來論述「假新聞」,不智又「魔化」假新聞的亂象。
而在網路社群平台層次,因為新聞點選流量大多轉到這類方式,「內容農場」賺取點擊的網站,常常會製作為新聞形式資訊放送,藉由高流量點閱,以獲取利益。這樣的假消息,是資訊社會涵化商業消費的過程,這些社群平台中間人如臉書、谷歌,不是媒體行業,在「馬尼拉原則」的規範下,中間人可建立事實查核機制,卻無須為網民各種千奇百怪的內容負責。

智慧手機操控人生

因此,這些第三方內容,大概就是當前社會所見最頻繁的假消息來源。
從網路爭議消息一發生,網民「自媒體式」的分享、轉傳,甚至「二次創作」的散播擴大,例如政治對立的網民各自修圖KUSO創意發表,在社群同溫層群組發酵;而電視新聞和政論節目,又愛引述網路傳言,當搶快不查證網路訊息一出,還沒平衡報導,就讓假消息問題更加嚴重。
綜觀這些複雜的「資訊文化」問題,跟人類文明限縮到萬能智慧型手機操控人生,有極大的關係。網路世界中現有法律規範,如《刑法》的妨害名譽、公然侮辱、誹謗規定或是《社會秩序維護法》的行政裁罰,對於在網民造謠造假已經有基本的嚇阻作用。

假資訊正在質變中

面對大量假資訊,關注焦慮或關注疲勞,將會是網民眼中假新聞質變和消逝的過程。在資訊超載與爆炸的年代,政府必須謹守言論自由價值,思考再立法的民意動盪風險。
未來,假訊息帶來的負面影響,會在越辯越明與資訊公開下,透過網民自覺和自律的動盪過程中領悟,這需要教化和陣痛。

開南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