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德國的倫理銀行(鄭安齊)

出版時間:2018/10/22

提到《半澤直樹》,雖然大家最先想到的應該是「加倍奉還」這個名句,但北大路欣也飾演的行長在劇中提到的一段話,卻也讓人咀嚼再三:「我們銀行人被賦予了調動龐大資金的力量,根據使用方法的不同,可以拯救,也可以扼殺別人的人生;所以,銀行員應該關注的不是錢,而是人。」
在德國,秉持依循社會及環境的公平正義準則行事的銀行,倒真的是存在的。其中,歷史最悠久的即是GLS合作社銀行。GLS所在的魯爾工業區,雖在50、60年代乘上了「德國經濟奇蹟」的勢頭,卻也經歷了各式各樣、並逐漸擴大的社會斷裂:環境與經濟間的矛盾、工人與資產者間的財富落差、性別或種族所帶來的不平等。
當時以巴克霍夫(Wilhelm Ernst Barkhoff)為首的創建團隊中,多數皆為人智學者(Anthroposoph),而這並非巧合。想要在魯爾區創辦該地第一所華德福學校的這群人,早已預期到無論是政府或是銀行都不可能出資協助他們。GLS正是以此為開端成立——籌募眾人的存款,來支持不被營利、成效的邏輯所青睞的計畫。

小農優惠逐漸流失

一般來說,倫理銀行皆採取了「ESG」準則來運用他們的金融資本。「ESG」代表的分別是環境、社會及治理(Environment, Social, Governance)。具體來說,在環境方面主要是支持保護自然與環境的計畫,或是永續、天然產品的生產。社會方面則資助關注人權與勞動條件,推進和平,對抗貧窮,保護教育、在地文化與文化的多樣性的項目。治理層面則監督企業經營與政府機構的公平、透明及其相應的社會責任。
GLS在10月中挹資中小型的有機食品公司Byodo。在德國,有機農業或產品的發展正處在交叉口:越發壯大的品牌投向或被出售給跨國企業,一些連鎖食品產業則倚仗自身巨大的資本發展自有品牌,使中小型品牌面臨嚴峻挑戰。過程當中,原先較優惠小農的條件逐漸流失。倫理銀行依據嚴格的準則放款,一方面維繫了整個產業內部的多樣性,同時又能夠監督、維持應有的生產條件。
雖然倫理銀行的佔有率仍不高,成長的曲線倒是一直向上。尤其是在歐洲金融風暴時期,許多人注意到了金融機構對總體社會的巨大影響,故轉而將存款甚至是大筆資金投向倫理銀行。
GLS及其他類似銀行,如另一家創始於荷蘭的知名倫理銀行Triodos,其客戶和存款額都在2009、2010年左右呈現了倍數增長。
特別的是,倫理銀行除了「ESG」準則外,也不採取大部分的主流銀行的免費機制,多會向存戶收取保管、手續費用等。

社會全體共同埋單

然而,羊毛出在羊身上,大型銀行集團為某些企業籌募的資金,往往都將影響再度轉嫁,使社會全體共同埋單。德國永續投資論壇(Forum Nachhaltige Geldanlagen)統計,2017年投注在傷害勞動權益與人權領域的資金就各有433億歐元左右,其他不符「ESG」準則的還包括軍火工業379億歐元、環境污染製造業394億歐元及核工業的193億歐元的投資等等。而這也才是金融資本真正對我們的「百倍奉還」——就在不注意的時候,在不可見的地方。

鄭安齊╱德國特派員
作者為德國奧登堡大學藝術教育博士生

《蘋果》「國際蘋道」專欄,邀請旅居歐美、日本、南亞、中東與非洲等地區的17位特派員,書寫其所觀所思,讓讀者透過他們的雙眼,看盡國際大小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