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健保價值出發 談健保財務危機(黃啟嘉)

1639
出版時間:2018/11/02

沒有任何一種職業會比「醫師」這職業更弔詭的了,因為「醫師」這職業的最高理想就是「讓自己失業」。醫師每天苦口婆心地勸病人戒菸、戒酒、多運動,不就是要病人更健康、少生病嗎?這最高境界就是──醫師自己失業!
既然大多數的醫師致力促進病人健康、醫療體系越完善、人會越長壽健康,醫療需求及費用應該要減少,但為何沒有減少?深究原因也不難理解,原來醫療體系越完善,很多疾病都被預防(治癒)了,人口卻更老化;惟人不可能長生不老,醫療需求只可能「被延遲」而不會被消失,「被延遲的醫療需求」帶來的是疾病型態的轉變(轉成更花錢的多重慢性疾病)(尤其是經醫療從鬼門關拉回的生命,器官或多或少會有功能性衰退),極可能衍生出更多的醫療需求與費用!
但請大家深思,這樣讓生命有效延續(而非省錢),不正是醫療的價值嗎?上帝藉醫師的手讓生命綻放最大的光芒,但同時上帝對生命循環(而非永續)的安排也讓醫師不會失業。

政策理想造成危機

與「醫師職業的最高理想是『讓自己失業』」同樣弔詭的是「全民健保」。健保政策的理想(目標)似乎也會造成自己的財務危機。眾所周知,保費收入的多寡,取決於人口數(費基)及費率,在費基費率不變下,除非醫療需求的滿足程度永遠不變(或倒退),否則以健保維護人民健康為己任,人民健康得到促進之後,醫療需求「被延遲」而非消滅,延遲的醫療需求將越複雜、耗損越龐大,健保遲早要出現財務危機!但這樣的健康促進與需求延遲,難道不是健保的核心價值嗎?反之,若疾病無法早期發現,都在末期才治療,很快就死亡,這對保險來說是最省錢的,但那絕不是全民健保所擁抱的價值。
實施二代健保後,由於費基費率的改善(如補充保費的實施……等),健保財務曾有一段黃金時期,當時健保安全準備基金曾超過法定標準好幾倍,也為人口老化的未來需求預先準備了財源。但3年前的一次健保會中,少數委員在官員、學者均持保留態度的情況下,強勢主導了費基的改變與費率的調降,雖然一時省了民眾的荷包,但也讓健保財務危機提早數年到來。
而毫不意外的是,在每次面臨財務危機時,總有聲音在檢討醫療浪費或醫界責任,這與普悠瑪出軌悲劇時只檢討司機有何不同?惟我相信健保的決策者絕不同於鐵路局,且社會也願意投入資源,協助上帝藉由醫師的手照顧全民的健康。

醫師公會全聯會常務理事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