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園:微笑的人(阮慶岳)

618
出版時間:2019/01/11

朋友瀏覽我的臉書,對我認真發表的各種言論居然沒有反應,反而只是說:「你的臉太嚴肅了,要多微笑一點啊。」
聽他這樣一說,我認真回想著自己的臉部表情,真的發覺我從小拍照就不愛微笑,特別是對著鏡頭的時候。原因究竟為何,是不是有什麼心理情結,我並不清楚也不在乎,倒是看父親當年認真為家人作生命紀錄,我竟如此的不捧場,而感覺些許歉意。

現在拍照的機會更多,也會碰上專業甚至知名的攝影家,若是見我依舊表情僵硬,有時也會委婉暗示我放輕鬆一些。這樣的建議卻也讓我思考起來:是不是我就是一個過度嚴肅認真的人呢?於是,特別留意起身邊往來的人,發覺有些人真的是有著彷彿天生微笑的臉。
這並不是指那些想和氣生財的刻意商場作為,而是在面對日日繁雜生活時,依舊自然而然的能寬鬆出善意表情。這看似容易不困難,但是只要看新聞媒體裡的政治人物臉孔,大半是橫眉怒目或者殺氣騰騰,似乎與世間有不共戴天的仇恨,若是再加上日日必須面對的勞苦憂患,就明白要時時自在地面露微笑,其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用來化解暴戾狀態

但是認真想來,能顯現兇怒相貌的生物,比比皆是並不在少數,但是可以如人類一樣面露笑容的,卻反而稀罕少見。也就是說,人類能夠如此微笑的表情,應是回應社群關係的複雜發展,必須發展出來的進化機制,用來化解與平衡什麼暴戾狀態的吧。
有時我看歲末年初,各行業都會評選十大什麼頭銜的,就異想天開地想著我熟悉的幾個行業,為何不輕鬆一點,就選個「最佳微笑的大學教授」、「最佳微笑的作家」、「最佳微笑的建築師」呢?
但是求人不如克己,我得先看自己能不能開始多微笑,放棄擺酷裝帥的冷漠模樣。至於該如何笑、要露幾分笑,我也許只能在大佛的「世事不可說」微笑,或耶穌承擔眾人苦難的微笑,以及蒙娜麗莎神秘的微笑間,暗自揣摩斟酌吧。
正是因為人生本難,所以微笑更不容易,能夠時時微笑的人,終究是朵宜人的花,就算不能真正濟世解急,畢竟有益心寬人和,甚且還能助萬事興,我因此特別珍惜與佩服微笑的人呢。

小說家、建築師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