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討論生活:侘寂美學的沉思(鍾文音)

600
出版時間:2019/01/11

侘寂Wabi-Sabi美學在老年國度成了鼓舞晚景的一種美感經驗。
這是日本禪與佛道結合後的古老美學,一種由自然歲月不斷浸潤侵蝕而成的歲痕,帶著寂靜的美,保有自然樸實痕跡,蘊含一種禪境,回歸物質本身,凝視物質細節與生活的觀照,故被稱為「物質的禪」。
將紅塵人間滲入山林隱士,喧囂融入了孤寂,低階的自然原色使形式解離,迫使人們注目內裡。
逐漸被時間侵蝕的痕跡,也是人類對美的悵然。但侘寂美學則將悵然提升為悠然,陶然忘機,坐看雲起。

人類總是善於用人工來遮掩時間,尤其是「加工」面目,於是塑膠臉充斥,了無生趣與靈動氣息。老年國度將席捲,若無強韌的內我價值與美感支撐歲月,很容易隨波逐流,或產生對色身老去的恐懼與自我放棄。
時間走過,人老去是一定的,但歲月之美可不一定,時間殺手通常不留情,泰半摧毀而非增色,就像老去的東西難以變成古董,大部分都是變成垃圾。為何同樣走過歲月,卻差異如此巨大?
除卻個人際遇不談,本質(本體)或許是關鍵,本質好的,經過歲月淘洗淬鍊,反增美感細節與厚度。本質差的,禁不起歲月淘洗而崩裂,只會變得更糟更薄,於是只好被丟棄。

由日常細節所砌成

要老得美,要好好打底。老境突襲時刻,能否突圍逆流,在於年輕時的累積。就像侘寂美學不是一觸即發的,它是經過緩慢時間的淬洗浸淫,歷經風霜,且能淡然處之。
老去的城市也可以是美,像京都千年,繁華落盡依然侘寂。日本對美與傳承技藝向來講究,千年來「祇園」裡的工人所剪切樹的每一個刀口,都依循著上一個師傅的傳承,樹猶如此,何況文化藝術。
回想我到京都古代友禪苑「友禪美術館」欣賞手染繪衣飾時,那一件件精緻的手工染繪和服,價格萬金,竟比一間房子的價錢要貴得多,有的和服尚且耗資十多年才完成,精細鑿刻,歷久彌新,成為古董。
反觀平價快速時尚下的一波波衣飾所造成的浪費與美感疲勞,衣物最後卻常成為垃圾。
老不會突然擁有侘寂之美,老只會突然打得人暈頭轉向。一個無知的年輕人到老只會變成「升級版」的更無知。
老境殘酷,侘寂之美給了心嚮往之的精神出口。但這個美是由日常細節所砌成,如此面臨老境也才能從容。這個美,得來自於年輕時一路走來的打底功夫。
打什麼底?如何打底?
以文學藝術療飢,以禪悅為食,以雲水為容器,以無常對境練心,以放下為前進,或許可得一二。

作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