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金四會與朝核問題解決之道(劉國興)

676
出版時間:2019/01/11

在川金二會緊鑼密鼓協調籌辦之際,金正恩於1月7日至10日出訪北京,顯然是為朝核問題再度「進京請益」。2018年朝核問題大逆轉,美國與北韓由對抗進入談判,金正恩也曾三次訪中求取靠山以增談判信心。然終因雙方互信難立,各有算計與堅持,故雖有6月12日的新加坡川金一會作為好的開端,但半年來在進入討論實質解決問題內容時,雙方除了各有象徵性讓步動作外,始終無法異中求同,而僅能在原地踏步。
因而習金四會除非能有效促進美朝互信關係之改善,否則意義不大。更何況北京正處在美中貿易戰90天的休兵期,居劣勢的中方,當不會在此際對到訪的金正恩在朝核問題上,做出任何可能刺激美方的建議,以免節外生枝。
美朝的沒有互信主要原因有二:一是雙方談判實力不對等,強者流於橫霸,而弱者深恐受害。另一是雙方沒有建立互諒互讓的機制。
先談前者,儘管在2019新年談話中,金正恩拋出擬與川普再度會面的善意,但也嚴辭警告,如果美國繼續實施制裁迫使北韓棄核,北韓的善意將結束,並提醒美國不要再測試平壤的耐心,否則北韓將改變策略,探索出一條自己的新路。雖在談話中未言明所謂新路是什麼?一般判斷是指進一步發展新一代的洲際飛彈與核彈頭。

川普沒鬆口不制裁

這項談話看起來像是金正恩可決定善意要不要結束,同時語帶威脅要再走回對抗的老路。其實這只是走夜路吹哨子壯膽罷了,因為金正恩2018年態度的轉向,最主要原因就是貧窮的北韓加上聯合國安理會以美國為主的10輪經濟制裁,迫使金正恩已無財力發展核武了,所以北韓自此就處在被迫退讓的劣勢。雙方一旦談判,實力高下即可立判。
其次,狡黠的金正恩不會不知道自己的談判實力居於下風,故一直不願曝短表明棄核之立場,直到2018年3月28日及5月8日之習金一及二會中,在習之背書下才首度表明立場:「美朝雙方須負責地採取分階段、同步性的措施,逐步棄核。」這是標準的「互諒互讓」(give and take)妥協概念下的產物。
川金一會破冰之後,川普始終對北韓最畏懼的經濟制裁從未鬆口,甚至於2019年1月6日向記者表示,美、朝雙方正在喬川金二會的地點,但同時也表明在取得更大進展前,將持續對北韓實施制裁。既給胡蘿蔔,又棍棒伺候,一方面表示我將繼續維持和解氛圍,可對各界交代,也同步不斷收割建立大和解者形象後的政治利益。繼續制裁,則旨在迫使金正恩走出你要的「互諒互讓」的第一步,提出一個具體的棄核行動建議時間表,美國據以審視內容是否符合美國原定的「完全、可檢驗及不可逆」(CVID)原則後,再做出何時及如何解除制裁,甚至締結韓戰和平條約及開始提供經濟復興計畫的回應。

川金二會再淪過場

看來,燙手山芋在金正恩手上,如先無大動作的具體棄核提案,則難有美國的正面回應,到頭來朝核問題仍將原地踏步,川金二會充其量也只是維持友好氣氛下的再度過場而已。至於金正恩何時回訪首爾,文在寅的急於解除兩韓邊界武裝、打通兩韓鐵公路等其他議題,現階段都非金正恩對外關係施政的重點。

退休大使、台灣大學政治系兼任副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