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極短篇:終於成功的草莓果醬(瞿欣怡)

930
出版時間:2019/03/15

十五年前吧,我對一直寫稿感到厭煩,突發奇想,決定去賣餅乾。趁著聖誕節賣薑餅人,還真的賺了一小筆錢。後來因為缺乏管帳才能,以及貫徹到底的決心,我的餅乾事業沒多久就落幕了。
其實除了賣餅乾,我當時還有個雄心大志,賣果醬。雖然我並不會做果醬。不會沒關係,學會就好!我的人生從來就沒在怕的!
我在網路上看到某五星級飯店的廚房有果醬課程,繳了一千元,興高采烈去上課。哪知道根本是堂「英文課」,五星級飯店的甜點主廚是外國人,一到廚房就發英文食譜,還有不少工作人員隨侍左右。現在回想起來,我應該是誤闖貴婦消磨周末的課程。好多媽媽帶小孩來學,工作人員詢問是否需要翻譯,我正想點頭,眼前幾個毛頭小鬼卻很有自信地說:「不用。」媽媽們一臉驕傲。我怎麼說得出口我需要翻譯啊!
糖漬、熬煮、果漿、揮發、濃稠感……這些英文平常根本用不到吧!課程也沒有實做,只看主廚巧妙地舀一大匙麥芽糖,攪啊攪,就攪出漂亮的果醬了。

一場不成熟的笑話

回家路上想著一千元都花了,我總得做出點什麼!特意跑去買了草莓、麥芽糖,幻想即將熬出一鍋鮮豔漂亮的果醬。我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我的麥芽糖一倒進去就黏鍋,根本攪不動!不死心把草莓扔進鍋裡,竟然變成一整鍋冒著草莓焦糖香味的瀝青。草莓果醬沒做成,還賠上漂亮的琺瑯鍋!如果那時候就有婦仇者廚房,我一定可以上封面!
我的果醬事業如今看來,就是一場不成熟的笑話,我從此不敢做果醬。直到移居花蓮後,第一次遇上桑葚季節,家家戶戶熬果醬,種菜的阿姨教我:「一層桑葚、一層冰糖。很簡單啦!」我照著做,果然成了。
今年春天,草莓大出,我又回到花蓮,跟有機草莓園的農夫買了一箱草莓,巴著他問:「草莓果醬到底怎麼做!麥芽糖怎樣才不會黏鍋?要怎麼漬?」農夫輕鬆地說:「用糖醃半天,然後下去煮,大概就這樣。」
我回家後把草莓用糖漬半天等待果膠,然後放鍋裡擠點檸檬,一層草莓、一層冰糖,大概就這樣,草莓果醬就完成了!雖然沒有煮出果膠,但自家吃很足夠了。
人生總是這樣的,一定會有亂七八糟鬼打牆的時刻,過了就好。人在江湖走,哪有不跌倒。但總會有那麼一天,因緣俱足,看似無法跨越的失敗,輕輕鬆鬆就跨過了,終究可以熬出成功的草莓果醬。

作家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