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輕忽的首都外交政治效應(林嘉誠)

1347
出版時間:2019/03/15

台北市長柯文哲本月16日啟程訪問美國紐約等4大城市,由於柯可能是2020總統大選熱門人選,加上此行包括華盛頓,因此有不少政治聯想。本文僅探討首都外交的政治效應,柯市長此次華府之行的政治意含,不予討論。
首都外交應是一般廣泛使用城市外交的相當特殊一環。城市外交眾所周知,某種規模構成城市,有固定治理機構及代表人。台灣稱為市的地方政府即有3種,台北市、高雄市等六都,基隆市、新竹市、嘉義市等同縣。宜蘭市、苗栗市、南投市等,縣級之下,人口超過10萬人。城市外交當然不局限冠上市的地方政府,縣政府、甚至鄉鎮公所,亦是廣義的一部分。

正式外交遭到打壓

城市外交的學理及實務,包括台灣均有諸多研析,至於首都外交,學理實務討論,相較之下,數量較少。理由不究自明,因為每個主權國家,首都只有一個。首都外交不局限於各國首都之間互動,首都與其他國家非首都城市的互動(例如台北市對美國紐約市),首都參加的國際地方政府組織或非政府組織均是。首都涉外的活動當然視為廣泛的首都外交。
各國首都除了該國政治中心,十之八九也是經濟中心(美國華盛頓、澳洲坎培拉等係少數例外)。因此首都之間交流,層次十分廣泛,城市外交及交流,共同討論都市等共同面臨議題,司空見慣。首都外交亦然,首都與其他國家首都、城市交流及分享經驗。參與國際性地方政府組織或常態性會議,至於涉外活動更是不勝枚舉。
台灣國際地位特殊,正式外交遭到打壓,城市外交有彌補作用,因為政治敏感性較低,但是仍有政府官方性質。台北市是首都,首都外交的政治效應匪淺,不言而喻。台灣涉外活動,不少名稱冠上台北,奧委會的中華台北、駐非邦交國的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等。因此,一般國家的首都外交功能之外,台北市有其更特別效應。
台北市參與一些國際地方政府組織,出席若干國際城市論壇(包括柯文哲市長上個月赴以色列出席市長會議),與邦交國或非邦交國首都簽訂姊妹市,部分配合國家整體外交。以1997年為例,4月與當時仍維持正式邦交的塞內加爾、甘比亞、幾內亞比索3國首都簽訂姊妹市,11月與非邦交國玻利維亞首都拉巴斯簽訂姊妹市;隔年,當時陳水扁市長爭取主辦國際地方政府聯合會世界首都論壇。由於冠上首都兩字,中國傾全力抵制與打壓,最後有57個國家首都市長或代表參加,包括美國華府市長。
包括台灣,不少國家首都市長後來成為該國家元首,例如目前土耳其總統。首都外交必然以市長為主,另外的政治效應匪淺,尤其外交孤立的台灣。

大學教授、考選部前部長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