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專欄:別開言論自由的倒車(楊照)

出版時間:2019/04/10

何其矛盾,又何其諷刺,在紀念鄭南榕的場合提對於「假訊息」的警告?蔡英文總統真的知道鄭南榕是誰,知道30年前他自焚殉難的主張嗎?
回到鄭南榕自焚的1989年,那時候蔡英文的正職是政治大學法律系的教授,而且從1986年開始參與了當時中華民國政府對外的貿易談判,這個時期她和黨外運動沒有任何交涉也沒有任何淵源,更離她加入民進黨還有15年的時間。
而那個時候的鄭南榕追求的是「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最後他為了凸顯台灣缺乏言論自由,為了抗議法院以叛亂罪箝制他對於台灣獨立的言論主張,因而採取了最激烈、最戲劇性的自焚舉動結束自己的生命,震撼了全台灣。
回到那個時代,台灣為什麼沒有言論自由?當時國民黨政府管控言論、限制自由的理由和手段是什麼?蔡英文總統可能不知道,我們卻不能不記得,國民黨言論管制、思想控制的源頭說法和理由,向來都是為了保護國家安全。從50年代就開始「保密防諜」,到了60、70年代將所有對政府與執政黨的批評都當作是「為匪張目」,到80年代更進一步荒謬地將「反對黨」、「台獨」和「中共同路人」綁在一起成為「三合一敵人」,說白了就是:因為中共對我們虎視眈眈、「謀我日亟」,害怕中共,所以政府必須控制言論,不能准許出現親共的言論主張,更進一步必須控制人民不能有親共親中的思想。

仿效過去威權道理

走過那個時代的人該還有人記得國民黨辯解言論控制的一種說法吧?那就是敵人會利用我們的自由來傷害我們,所以給予敵人自由就是對自己殘忍。這樣的論述很容易就可以倒過來講:那些爭取言論自由的人,運用言論自由批評政府或說我們不想聽的話的人,就都是想要傷害我們的敵人。既然是敵人,那當然就可以用強制的手段打壓、箝制和監禁他們了,這些做法都是為了保護我們大家啊!
走過那個時代的人該還有印象威權體制的另一種說法吧?那就是言論自由不包括說謊的自由,所以如果發現了「與事實不合」的報導或評論,政府就可以理所當然予以查禁。這樣的論述也很容易可以倒過來講:所有批評政府的、所有不符合政策的言論,都可以被認定為「與事實不合」,就都符合被查禁被禁聲的標準。
當年黨外雜誌所大聲疾呼,當年鄭南榕要推到極端主張「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就是為了反對這些說法。主張不能容許敵人敵對言論,那就不是言論自由。主張政府有權力檢查什麼是事實什麼不是,能夠對政府認為不是事實的言論消音,那就不是言論自由。
要「全力捍衛言論自由」沒有別的方法,就只能是尊重這個社會上所有人想說的話,想表達的態度。當時國民黨政府也信誓旦旦認為鄭南榕的台獨主張會傷害台灣,也用他們的方式舉證歷歷說這些台獨份子背後都有中共或國際勢力支持,因而不斷對他們進行鎮壓迫害。紀念鄭南榕,卻仿效過去威權的道理,說有些言論是被外力收買的,說有些言論在傷害台灣,我們的總統意思是我們現在有太多言論自由了?所以接下來要做應該做的,是限縮言論自由,不准這些她認定被外力收買、會傷害台灣的言論自由發聲嗎?
一邊紀念鄭南榕,一邊宣告一個限制言論自由的新政策要在台灣出現?

作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