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新聞靠刑法嗎(吳景欽)

出版時間:2019/04/21

行政院院會日前通過《刑法》、《陸海空軍刑法》與《公平交易法》等修正草案,期能遏止假新聞對公共利益的危害。其中《刑法》第251、313條的修正,明顯是針對去年的衛生紙之亂及今年的文旦丟水庫事件而來。但問題是,打假訊息,果真能靠《刑法》?
根據《刑法》第251條第1項,意圖抬高交易價格,而囤積農糧、種苗、肥料或工業必需品者,可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30萬元以下罰金。又依同條第3項,意圖影響這些物品的交易價格,而散布不實資訊者,也可處兩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20萬元以下罰金。若以去年初,所發生衛生紙被哄抬價格與搶購的情況,似可以此來為處罰,惟條文所針對的囤積物,僅限於法條所列舉的農、工、商必需品,類如衛生紙這類不在法條列舉範圍的民生用品,基於罪刑法定,就無適用之餘地。

多緩起訴緩刑範圍

故在此次修正草案,就列入授權給行政院公布的民生必需品,並增訂利用廣播電視、網路等媒介來散布不實訊息者,加重二分之一的刑罰,以延伸與強化《刑法》第251條的適用範疇。只是如此的擴張,將囤積或散布不實訊息的對象,包括行政院所公告的民生用品,就使刑罰處於波動狀態,致影響法律的可預測與安定性。
其次,即便加重二分之一,刑罰仍不重,檢察官也多會以緩起訴或不起訴了結。而究其實,於司法實務,《刑法》第251條鮮少被適用,在過去是如此,想必在修法後,亦會是如此,此罪實僅具有宣示意義。
而依據《刑法》第313條,散布流言或以詐術損害他人信用者可,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1000元以下罰金。由於此條文在1935年《刑法》制訂至今,未曾修法,罰金刑部分實偏低,故此次修正草案,就將罰金刑上限提高到20萬元,也增加第2項,即廣播電視、網路等媒介來散布流言者,加重二分之一刑期的規定。就算如此,法定刑仍在可緩起訴或緩刑的範圍,加重刑罰的意義並不大,其次,此罪是保護個人法益且為告訴乃論,故須有被害人提起告訴,才有訴追可能。

不是惡意難以定罪

更重要的是,條文所謂流言的定義不明確,近幾年的實務見解,皆以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509號解釋為標竿,即雖無法證明散布者為真實,只要有所本且確信資料來源為真,就屬善意,致不會成立本罪。故類如有大量農作物丟入水庫、某種水果價格崩盤等,就算無法證明為真,只要不是惡意,於現今,都很難被以誹謗或散布流言來定罪,致凸顯《刑法》的最後手段性與對言論自由的最大保障。
總之,主事者急著打假新聞的同時,實得先思考,於訊息多量與多元的網路時代,有無任何客觀標準來決定真或假?又有誰能如上帝般,來精準判斷與處罰呢?

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