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便利的代價:日本血汗超商的吶喊(許仁碩)

出版時間:2019/04/21

在台灣的日常生活中,早已不可或缺的「二十四小時營業便利商店」,卻在創始國日本難以為繼。日前在政府介入下,幾家主要超商,均宣布將採取縮減營業時間等措施,以因應人力不足。背後反映的,是「血汗超商」受害者們的吶喊,已經大到日本社會難以無視。
在今年2月,位於東大阪市的一家7-11加盟店,老闆松本實敏決定取消24小時營業,在晚間打烊。卻遭7-11總公司要求,若取消24小時營業,就會強制解約並請求1700萬日圓(下同)的違約金。
根據NHK的採訪,松本先生違約的關鍵,是由於妻子罹癌過世。由於近年營業額下降,工讀生難找,因此他與妻子兩人都需排班,當中又以大夜班為主。即便得知罹癌,到過世前1個月為止,松本太太仍不得不持續排班。鏡頭中的松本先生含著淚說:「過世前,兩人在醫院附近一起吃早餐,太太說『夫妻能一起吃早餐,好像作夢一樣』」。

血汗導致家庭破碎

松本先生的遭遇,引起了輿論對「血汗超商」現象的重視,而7-11總公司的強硬態度,也招致了各界批判。最後7-11的社長古屋一樹黯然下台,新任的永松文彥社長,則強調「是第一次聽到相關個案」,之後會「加強與加盟主的溝通」。
除了調整營業時間之外,包括7-11在內的各家超商,也採取了如改良貨架以加快補貨速度、引進自助收銀系統等各種措施,希望能解決人力問題。
但單靠這些措施,是否能根本性的解決「血汗超商」問題,有待商榷。根據NHK報導,為追求獲利最大化,母企業會在營收較好的店舖附近展店,導致單店的營業額下降。但當營業額下降,加盟主又會被要求改善經營效率,結果就是不得不壓低人事費。
要壓低人事費,首先就是拿工讀生開刀,這也是早期對於「血汗超商」的理解。而在便利超商越來越血汗之下,近年來許多超商均是倚賴打工的留學生,甚至儲備幹部、店長也開始出現外國臉孔。但許多連工讀生都徵不滿的超商,只好由加盟主與家人填滿班表。
「得了重度憂鬱症想關店,公司說要賠400萬」、「兒子輪班輪到自殺的那一天早上,我沒有追出去,因為店裡不能沒有人,好後悔」。幾位加盟主都在NHK的採訪中,談到了血汗超商如何導致家庭破碎。
雖然各家超商也宣布,會大幅調降展店目標,但已經飽和的地區,問題依然存在。幾年前,「便利超商加盟店工會」成立,並開始對拒絕團體協商的企業,申請不當勞動行為裁決,主張應將加盟主也視為勞工,適用《勞基法》。但在3月15日,中央勞動委員會駁回了工會的申請,否定了加盟主的主張。

靠加盟主自我剝削

對此,工會除了表示遺憾外,對於新政策,工會也指出在企業不應將焦點轉移到「與加盟主的溝通不良」,畢竟幾年的運動下來,企業早該「聽到了」。根本問題仍在於加盟主與母企業間的權力不平等,導致企業將獲利模式,建立在加盟主自我剝削的前提上。
同樣享受著便利超商24小時的便利,也同樣在近年出現「血汗超商」問題的台灣,應當有所借鏡。畢竟壓垮了勞工及家人,不僅企業將無以為繼,最後受害的仍是整個社會。

日本特派員
作者 為北海道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生

《蘋果》「國際蘋道」專欄,邀請旅居歐美、日本、南亞、中東與非洲等地區的24位特派員,書寫其所觀所思,讓讀者透過他們的雙眼,看盡國際大小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