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行僧:把自己交給鏡頭(成英姝)

出版時間:2019/05/16

今年得到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赤手登峰》,描述美國攀岩運動家Alex Honnold無繩獨攀3200英尺高的酋長岩,是一部很震懾人心的電影。Alex不是為了拍影片而徒手攀爬酋長岩,和那些企圖通過挑戰最危險的極限運動抓群眾眼球的網紅不一樣,Alex第一次進行拍攝時中途放棄,可以看出他有點焦躁不安,把生命懸掛在最微小且精準的施力點上,需要百分之百的專注,攝影機的存在令他分心,感覺不對!他可以拍攝,也可以不拍攝,我不覺得對他來說有多大的差別,當然這會給他帶來一些效益,但意義上我認為對我們(這些旁觀者)的價值遠大於對他本身。
時值今日,「在鏡頭前」已不是必不必要,而是其「全知全能全在」的屬性,瞧瞧這樣的一連串景象,Alex正在通過一個高難度的攀爬區塊,旁邊不遠的岩石上垂掛著繩索,扛著攝影機的攝影師懸吊在那裡拍攝。

時間空間都消弭掉

視野再拉出去,更遠的另一側有另一架攝影機正在拍攝這個懸吊的攝影師,視野向後退到更遠,山腳下有一台高倍數望遠的攝影機架設著,攝影師通過觀景窗監視並記錄這一切,自然我們不可能沒發現,同時也有另一架攝影機正在拍攝這個攝影師(否則我們又如何得到他的影像?),還有一架空拍機,它的視野能一直拉高拉大,得到一個碩大悠遠的鳥瞰的局面,然而還有更遠的視角,越出這個景框外,螢幕前的觀眾看見這一切,而每一個觀眾,也可能在某一架攝影機的拍攝畫面之中。
前年去杭州參加一個文學交流研討會,當大家還把關注焦點放在網路文學興起上,我和小夥伴們已經開始認真討論「在鏡頭前」這件事,你是否準備好了,面向這個時代?你不會隱藏在你的作品後面,甚至,大部分的時候你站在你的作品前面,你本人也無法和你的作品分開,就像你無法和你說過的話、做過的事分開一樣,時間和空間也不具有框架的力量,可以說時間和空間都消弭掉了。
回到《赤手登峰》,一個人對著鏡頭,把他的生命交了出來,我不是說他可能在鏡頭前送命,我說的是和生命等大等重的意志、夢想和熱情,而一個為了搏人氣在鏡頭前送命的人,那麼那個和生命等大等重的東西,就是「被關注和議論」,我們活著,其實一直在以各種形式交出自己,未來的世界,我們把這交給了鏡頭。

作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